藝術文化
  

※今年的北京798藝術區的創意市集,吸引不少遊客駐足觀看。


※北京798大山子藝術區原是一個荒置的舊工廠區,一九九七年,中央美術學院的雕塑系教授隋建國租用了其中一個廠房作為工作室,成為第一個進駐該處的藝術家。


※這幾年間,北京798藝術區的名字與中國當代藝術畫上了等號,成為了北京的一個重要文化地標。

北京798藝術區 何去何從?

  曾幾何時,北京798藝術區的出現,給內地藝術家與所有藝術愛好者很大的憧憬。幾年間,798的名字與中國當代藝術畫上了等號,大小畫廊開業,藝術節一個接一個,海內外媒體紛紛報道,遊客趨之若鶩,成為了北京的一個重要文化地標。然而,商業化經營和金融海嘯的影響下,積累已久的問題慢慢浮面,798藝術區未來的發展令人關注。

  北京798大山子藝術區原是一個荒置的舊工廠區,建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是典型的包豪斯建築風格,而且保存的非常好。在一九九七年,中央美術學院的雕塑系教授隋建國租用了其中一個廠房作為工作室,成為第一個進駐該處的藝術家;接虓U來愈多藝術家和團體搬進去,形成了一個藝術區,知名度日漸提高,很快就成為了中國當代藝術文化的重要舞台。

  干預展覽作品內容

  過去幾年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火速發展,北京798藝術區的確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但是,隨之而來的問題也開始困擾荅疵,例如租金上漲但配套設備不完善,令一些藝術家或規模較小的畫廊經營不下去,換來的新租戶商業味道甚濃,餐飲之類的非藝術性場所愈開愈多,吸引了大量非藝術收藏者的訪客。今年十月初,藝術家郝光在他的博客上發表了一封致北京市政府的公開信,力陳798藝術區管理不善的種種問題,令積壓已久的問題一下子曝光,加上金融風暴的影響,很多畫廊因業績不理想倒閉,情況雪上加霜。

  郝光在信中指出,798藝術區的物業管理公司管理混亂,濫收費用,無理施工更破壞區內的原貌,例如經常掘路,妨礙進出;垃圾無人清理,又禁止汽車駛入等等,直接影響了畫廊的生意。情況是否如此,大概只有租戶自己才了解其中苦況;其中一項比較嚴重的指責是物業公司竟然干預展覽作品的內容。據說今年九月的798藝術節中,一位雕塑家的裝置現場作品內容涉及賣淫,在展覽第二天就被要求撤展。如果屬實,這種意識形態的干預無疑比起管理混亂嚴重很多,也大大超越了一個商業運營的物業管理公司的權力範圍,藝術家必須嚴正對待,提出抗議。

  早已變質另闢天地

  一個藝術區應該如何「經營」,似乎沒有一條特定的方程式。類似798這一類的藝術區,是否就不應受自由經濟規律控制呢?除非是政府贊助或有大財團支持,否則租金隨虒g營成本上漲似乎是難以避免的。如果經營妥善,能吸引人流,自然有實力雄厚的畫廊願意承擔昂貴租金,變相把小規模的畫廊擠走。要求大業主或物業公司有錢不賺幾乎是不可能的。那麼,政府資助又如何呢?政府補助能解決租金問題,但政府機構管理會否影響藝術創作自由?又會否出現資源分配的問題呢?

  無可否認,今天的798藝術區早已面目全非,甚至有人提出疑問:沒有藝術家的地方,還算藝術區嗎?筆者第一次參觀798藝術區是在二○○三年,最近一次是在今年十月。二○○三年間,798藝術區已具規模,租戶以畫廊和工作室為主,有一兩家咖啡店與書店,人流不多,但去的多是藝術愛好者,整個地方有一種從容不逼的感覺,讓人可以很安靜地參觀展覽。最近一次去是一個和暖的秋天周末,區內人頭湧湧,而且扶老攜幼,坐在戶外大型雕塑旁喝咖啡,感覺非常熱鬧,鋪位也不全是畫廊,有很多是賣手工藝品甚至時尚用品。那種自成一派、曲高和寡感覺的藝術區消失了,換來是一個更像周末市集的景點。毫無疑問,對大部分期待798藝術區能保留原貌、不走商業化路芋B堅持藝術的人來說,今天的798已變質,也因如此,不少北京藝術家已另闢天地,遷往其他地區,如草場地藝術區等。繼續發展下去,798需要因應市場,改變成為一個更適合市民大眾口味的藝術市集,還是回到最初的面貌?北京798藝術區何去何從?

  作者簡介: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現逢星期二於《文化廊》與同道中人分享所見所聞。

文:蘇媛
圖:新華社、星島圖片庫

  

 

資料來源 :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