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秘聞
  

※「十隻手指不可能捉住十個東西,最多五個,兩隻手指拿一個。所以做事要分先後主次。」看蚨翕腄A她說,動物保育工作是當前急務。


※四年前母親去世,她悲痛不已,李澤楷鼓勵她做義工;現在她周身公職,亮相最多是熊貓宣傳活動,與海洋公園主席盛智文老友鬼鬼。

陳晴 修大愛

  海洋公園的鸚鵡Ceela,是她老友。她家也有鸚鵡,會學她講電話「Hello!OK,bye!」,也會對她說:「I love you!」

  

  盛夏的海洋公園,海豚訓練池旁邊,見到穿一身Chanel的陳晴。

  陳晴很嬌小,約莫五呎高,聲音卻十分響亮熱情。用半鹹淡的廣東話打招呼:「嗨!嗨!你好!快來看我的老友記!」

  「老友記」是海豚,她真的懂幾下板斧,能指揮牠們躍起、游泳、擺尾,玩得嘻哈大笑。

  海豚、熊貓、鸚鵡,全是她老友。她每星期都去看牠們。

  今年五月她還在e龍認養了一隻熊貓,取名「晴晴」。

  「晴晴是我的囡囡。我跟牠很投緣,見面時牠在哭,我一抱牠就不哭了,還把我吻得全臉濕透。」

  陳晴播她和「晴晴」相處的片斷給記者看,只見她摟茪p小熊貓,輕搖輕拍又餵奶,深情對望,還跟牠耳語,完全地母愛滿溢。

  「我走的時候,我流眼淚,淚水滴到牠面上,牠感覺到something sad,也哭了。牠哭聲像嬰兒一樣,飼養員說從來未聽過熊貓哭聲。」

  她愛動物,出於真心,是受母親影響。

  「兒時北京家裡,養貓、猴子、雀仔,甚麼都有。媽咪很有愛心,經常餵流浪貓狗,她是醫生,看到受傷的動物,便照顧牠們。」

  她母親患鼻咽癌,四年前去世,臨終前一個月,虛弱得連走一步樓梯都難,卻還勉強下樓去看流浪貓,叮囑家人要記得餵牠們。

  

  沙士救Co Co

  陳晴在香港的家,有兩隻狗、一隻鸚鵡。其中名叫Co Co的西施狗,正是四年前沙士期間「搶救」回來的。

  話說當時她在銅鑼灣某寵物店見到一隻病狗,心生慈悲,跟店主商量:「你們救救牠吧,我願意出藥錢。」

  無良店主說:「這狗不行了,過兩天要人道毀滅。小姐,你咁好心,你買鼳\啦!」

  她不忍心,只好買,對方竟然隨即說牠是冠軍品種,索價八千,還說幾個月來花了不少錢醫牠,要另加數千醫藥費。

  愛狗情切,明知被宰,她還是付了錢,送小狗去看醫生。小狗有皮膚病,肋骨折斷,加上心理及行為問題,醫了好幾個月,才能帶牠回家。

  

  悲憫生愛心

  生、老、病、死、愛別離,都是人生必經之苦。母親過身,是陳晴一生最大的悲傷。

  「她死那天,我在日記上寫:The most unfortunate day of my life has come.這是我一生中最不幸的日子。

  「子欲孝而親不在,很心痛。」

  當時她在電盈當李澤楷的私人顧問,李澤楷對她說:「不如你去做義工啦!」

  為了從悲傷中走出來,她開始探訪智障兒童、去中國偏遠山區扶貧。

  「農民的家庭一年收入只有四百五十元,一天只能吃一餐麵皮湯,他們的生活怎麼過?

  「我的悲傷,只是大千世界中必經的一步,是人生一部分。」

  她體會到「自己已經好lucky」,便放下哀傷,學習培養悲憫心、轉化為愛心。

  「小愛,發展成大愛,慢慢地『分別心』會變小,你的心變大了,不計較,便快樂很多。」

  心中生「大愛」,除了愛動物,也愛社會上眾人,所以她做很多公職,譬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董事,被稱為「新一代公職王」。

  走出悲傷,創造快樂,但生命總有遺憾。母親多年前寫信給她,已嘮叨要她快點嫁人,現在母親去了,父親也在去年再婚,陳晴卻仍孑然一身,這也許是命運跟她開的小玩笑。

  

  不是溫室花

  身為「陳佐洱的女兒」,加上打扮貴氣,陳晴總令人覺得她是溫室之花。這只對了一半。

  她的家的確很溫馨,父親愛文學,母親愛音樂,會奏二胡、笛子、手風琴、鋼琴、口琴;陳晴五歲學芭蕾舞,六歲開始寫日記,每星期交給父親批改。

  「錯一個字扣五分,低於七十分再重寫,好驚口架!如果他放假帶我去玩,又會要求我寫多一點。」

  寫日記的習慣,她至今保持,寫了幾十本日記簿。

  陳晴自言感情豐富,愛哭,在父母跟前嗲聲嗲氣;但是她又有天生的爭勝之心。

  「五歲時上幼兒園,發高燒四十度不退,還要堅持去參加市裡的幼兒田徑比賽。滿臉通紅,第二個衝過終點,卻因為不能得冠軍而哇哇大哭,跟裁判老師吵茩n再比一次。」

  九歲在福建讀小學,已主持省級的少年兒童文藝晚會,是近千人參加的大show。

  陳佐洱任中國新聞社福建分社社長時,十三歲的陳晴是學生通訊社社長,大社長帶茪p社長,去訪問乒乓球世界冠軍郭躍華,父女合作採訪,各自發表文章。

  再長大一點,她決心到美國留學,闖一番天地,但申請簽證諸多阻滯,直到她上了北京航天大學讀書,留美簽證才批出。

  帶茪@千元美金,她飛到加州,進蒙特羅大學Menlo College,讀國際經濟學。一邊讀書、談戀愛,一邊參加學生活動,譬如做法語學會會長,她還要打工賺生活費,做過保母、賣雪糕、數學補習、蹓狗、洗車等等,讀書時遇過三次搶劫,最窮的時候銀行戶口只剩二十八美元。

  捱過一切困難,她九四年畢業,在畢業禮上認識校董兼惠普(HP)高層Alan Bickell,力邀她加盟,她在矽谷拼搏六年,升任至惠普總部網絡策劃經理,○○年底為了多陪伴病重的母親,她才從美國移居香港。

  在香港,陳晴給電盈主席李澤楷打過工;一年多前,她轉職美資銀行,做投資顧問。她說香港這個城市,像混血兒,有西方的浪漫,兼有東方的優雅。

  

  焚香彈〈醉顏〉

  在此六年半,身份證上就快有三粒星的陳晴,也活得中西合璧。在投資銀行,她是通曉美國文化的叻女,洋人堆中如魚得水;在家裡,她是看佛經、焚香彈古琴的中國女子。

  「一早起H,我點一支香,閉目靜思,想一想今天要做甚麼,然後才吃早餐出門。

  「晚上有心情的話,我在書房點支香,彈彈古琴。我學了四年,只會彈〈流水〉和〈醉顏〉兩曲。」

  她也愛看書,南懷瑾的《金剛經說甚麼》看了十多遍。

  《金剛經》說甚麼?還不是面對人生悲苦、離苦得樂的道理。

  她不是佛教徒,只是比較接受佛理。肖豬的她,三十六歲,說道:「人要修行,不一定要去廟裡拜師剃髮,最難的修行,是在俗世,修者入世。」

  猛人家族

  陳晴來自書香世家,她的長輩,名字都響噹噹。

  ■ 父親陳佐洱,是香港人熟悉的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母親許仁懿是醫生,專研心血管病變。

  ■ 祖父陳汝惠,是廈門大學教育系教授,九八年去世;祖母李荷珍,是廈門大學外語系教授,年少時陳晴跟她學英文。

  ■ 叔父陳佐沂,是浙江大學教授。

  ■ 堂叔父陳佐湟,八五年獲密芝根大學頒發第一個樂隊指揮藝術博士學位,是中國第一個音樂藝術博士,曾任中國交響樂團藝術總監。

  ■ 堂伯父陳佳洱,是中國著名物理學家,曾任北京大學校長,獲日本早稻田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頒榮譽理學博士學位;陳佳洱的父親陳伯吹,是著名兒童文學作家及繙譯家。

資料來源 : 東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