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秘聞
  

爛頭蟀 朱明銳




  是多災多難、是是非不斷,還是生逢亂世?

  新城娛樂台台長,這個冇人坐得久、坐得暖的三煞位,似乎是專誠為朱明銳而設的。

  曾經調任總裁之位,卻被稱為「明升暗降」;

  重掌帥印整頓業務,又被指是整肅異己。上任伊始,每次電台出現變動,站出來講說話、減薪、炒人的,總是他。

  原因可以是報仇雪恨、回朝反撲,或是身先士卒、同甘共苦……

  不過,說到尾一切其實可以很簡單:

  「我不是甚麼高貴的台長,我最常做爛頭蟀,所以就容易受傷。」

  容易受傷的台長,總是與各種煩惱事糾纏不清。十月初與環球冰釋前嫌,年尾卻又發生金牌藝人杯葛勁爆頒獎禮事件,上周更出現裁員和減薪風暴。

  短短兩個月,已經要處理堆積如山的風風雨雨。高貴的台長不易為,只是爛頭蟀可能更加無人敢去當。

  

  撰文☆梁文威 攝影☆黃叔榮 設計☆張康

  

  控制員到大管家

  進入朱明銳的辦公室,小小的一間房子,沒有窗沒有無敵海景,只有滿地的雜物和文件。沒有想過台長的辦公室竟是這樣子……亂。

  「剛剛才從舊的辦公室搬過來,未有時間處理雜物,那些果籃、文件甚麼的,都只好全放在地上,我不介意你看到,因為我真的沒有時間執拾。」

  他從電台中最低層、卻又是最重要的職位控制員開始,累積二十八年經驗,直到成為一台之長,忙得沒有時間執房可以理解,面對千頭萬緒的「大事件」,其實沒有人會理會他的房間到底亂不亂。

  他的事業從一開始便與電台和娛樂有關,入行卻帶點隨遇而安的況味。

  「中學畢業後第一份工就是到商台做控制員,雖然小時候常聽收音機,不過從沒有想過會入這行,這份工也是在學校輔導處偶然看到,無可無不可便加入了商台。反倒是上班後發現原來有機會可以見到很多大歌星,才讓我感到做電台,其實都幾好。」初次在電台見到許冠傑,前一晚還緊張得差點失眠。

  朱明銳說當時的商台工作人員不多,來來去去都是那十多二十人,亦因此有機會跟俞琤學習,亦有幸可以是「六啤半」中的那「半啤」。

  「我事業上有兩個前輩,是我非常感謝的,第一個是俞琤,可以說是我師傅,當年入行就是跟俞琤工作當上堂;另一個是甘國亮先生,當初由監製成為台長,記得甘生對我說『其實你電台經驗夠有突,就是差一點實際行動』。可以說是甘生畀膽我去做這個工作。」

  朱明銳形容作為一個台長,就等於做一個大管家,既要令主人(老闆)開心,亦要令所有同事工作得高興,實在不易為。

  

  分豬肉是鼓勵

  每年年尾,各大電台的頒獎禮除了是歌星們的「必爭之地」外,亦是是非傳聞的大洪爐。新城勁爆頒獎禮,向來被視為「分豬肉」的豬肉^,雖然今年新城與金牌因為某些原因而出現「杯葛」行動,不過金牌旗下藝人仍然有獎哄A似乎「分豬肉」得極為名副其實。

  「我從來不介意被說成是分豬肉,甘生曾經說過『分豬肉本來就是好事,太公至有得分豬肉口架!』,不過我盡量不想用這個字眼。對歌手,特別是新入行的歌手,可以得到一個獎其實是極大的鼓勵,Yumiko姨後在後台拿蚍座不願放低、關心妍得到獎後感歎說自己幾年未姘L獎,今年終於有。我自己聽到都覺得很高興,既然如此,是分豬肉又有甚麼問題。」

  不過,今年勁爆頒獎禮餘波未了,卻又發生財經台與娛樂台合併成知訊台的事件,隨即出現裁員減薪事件,以至連他的台長之位也有不穩的傳聞,只是這些對他來說,似乎都已經不是甚麼大件事。

  「記得03年我任台長不久,便因為經濟環境問題,所有同事包括我自己在內,都要減薪兩成,可以說我上台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發出這樣的『壞消息』,所以我說自己是爛頭蟀。不過,隨後亦是我讓娛樂台的業績回穩,每年也搞多個『唱好音樂會』。」

  他早前亦說過自己台長的地位穩如泰山。習慣開山劈石,又豈會怕那點點飛沙走石。

  

  台長位難坐

  朱明銳第二度成為娛樂台台長,所要面對的困難比第一次上任時,要面對沙士和經濟危機,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娛樂台長這個座位,自開台以來便不時換人,不論是誰也「坐唔耐」。

  「哈!這個問題我也不知怎樣答,的確每任台長都不會做很久,我也不知道真正原因喇!不過電台的宗旨是,做台長是要一個有實際能力的人,名氣高低沒有大關係。陳欣健曾經做過台長,後來當我接手一年後,有次他打電話給我時,便打趣說『早知一早搵你幫手,我就可以坐耐齱C』」

  他對電台之後的計劃有滿腹大計,不過現時最讓人感興趣的問題,還是到底他與黃灠炕]Paco)因為獎項的「誤會」,最終是否真的要跪玻璃倒茶認錯?

  「其實Paco是一個十分明事理的人,我相信這件事很快便可以解決,我們仍然每天播放金牌旗下歌手的歌,也會繼續相約他們做節目嘉賓。我想在各大頒獎禮過後,一切便會塵埃落定。」

  

  暗箭不妨

  訪問朱明銳當天,正是新城大地震前一日,山雨欲來之際,本應充滿緊張氣氛。不過,他那行若無事的態度,就算是步行的背影也是輕輕鬆鬆,似是在說就算被背後放箭,也無妨。

  「我不太懂得包裝,只會做好自己的事。我也教我的細仔,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人,你不能把所有人都當好人,總有壞人在身邊,最重要的始終是自己的想法要正面。」

  暗箭妨事不妨事,只在心中。

 

資料來源 : 東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