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頭條
  

※金融海嘯令經濟轉差,不少基層或失業人士轉做流動小販,以謀生計。


※小販與小販管理隊時有衝突,嚴重時甚至大打出手。


※鄧小樺

小販生存迷思

  過年,要報道甚麼新聞?淡巿便更怕唔好意頭,諸方新聞張燈結綵地為人心惶惶的城巿塗上虛矯的胭脂;販賣溫情報道被困小狗卻殺出重圍。有些事情則是悲喜交集的:農曆年首三日是街頭小販黃金檔期,港人搶其平貨,便也跟許多一年只做三天的小販一同感激這三天的法外寬限。

  

  小販一直是某些不容於主流競爭方式的低下階層求生之道,其廉宜貨品也是窮人生存滋潤。隱逸多年的文化界前輩最近加入觀塘關注組,他是觀塘多年街坊,他描述沿街一路延綿擺滿地攤,是《一百萬人的故事》堥犖堨O人鼻酸的天光墟樣式:貧窮的人們把不知年月的家中舊物,又或垃圾堆媥艅茠漱d百莫可名狀物品,擺出售賣,但求碰個運氣得一蚊係一蚊,前輩說時啞了嗓子。只要有雙稍為清醒的眼睛,都可知曉,小販不是罪犯,而是窮人。當我們以為把小販全數殲滅是令巿貌高級化,其實這是趕絕窮人的冷血之舉。

  香港人固然會跟紅頂白見風駛舵,但也同時有草莽俠義的本性。適逢年三十晚,西環一對只做過年生意的賣煨番薯母女,遭食環署人員票控。途人求情,有人甚至願代交罰款,唯販管隊人員充耳不聞惹起公憤,引來近二百市民圍觀,斥販管隊不近人情。群情洶湧,致有兩部警車到場,有市民直言:「又不是打劫,拉小販都咁大陣仗,簡直浪費警力。」事件擾攘個半小時母女終被帶走,一市民突從人群中撲出,把一百元塞到母親手中。

  展現民間百變智慧

  巿民同情小販,一來因知這是窮人為謀生逼不得已,二來也因為小販的買賣方式是比較人性化,即是製造者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較近,買賣雙方的關係比較密切易生感情。你可以從小販自製的車子家當及烹飪手法中看到民間百變智慧。一位老伯慢慢吞吞地在腸仔上劃出八個交叉才燒烤,寧願多花時間都要讓你嘗到好味道,你會感受到他的好意、性情、生命。我們從高度管理的連鎖店接過可能是剝削第三世界勞工(包括內地同胞)而來的高價貨品,同時聽到面容疲倦的售貨員連串機械化的「禮貌語」,我們不知他是出自真心,還是我們被逼與他的僱主一同剝削了他?

  許多人都喜歡比較直接親密的小販買賣方式:跳蚤巿場在世界各地都受歡迎,以前牛棚書展的地攤全場爆滿。灣仔巿集關注組研究推出讓巿民試當一天小販的體驗活動,許多年輕人聞言大喜,老一輩則會心微笑。

  香港人從來與小販熟悉。戰後香港社會極為貧困,街頭擺賣是民間重要活路,許多人都是被小販父母養大,上世紀五十年代港府曾一度承認小販對民生的重要性,至七十年代中,政府開始加強對小販的監控,一方面劃定小販認可區如「女人街」等,並將小販送入市政大廈,同時禁止認可區以外一切擺賣行為,停發小販牌照。回歸後更趨嚴刑峻法,二○○三年當局利誘小販交回小販牌照;至於街上持牌經營的流動小販,雖是合法經營,但若阻街,一樣會被驅散甚至檢控;總之,嚴加看管,長遠取締。有關資料及論點,可參考葉蔭聰、林藹雲編的《沒有小販的都巿?》及馬國明所寫的《路邊政治經濟學》。

  高壓管理恐生亂象

  在十九世紀的英國,政府高壓清理小販,是要被抨擊為「剝削小販生存權」的。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曾有「日捉小販七十人」的一段歲月,前警官黃奇仁在其回憶錄中亦會同情小販被捉被打、營生工具被充公,小本生意血本無歸,但為謀生不得不再出來擺賣。其實所謂美好巿容與小販並不排斥,東京不是滿街黑輪拉麵車嗎?小販也有道德,要做長期街坊生意,怎會不顧壎芼P品質?說到危險,絕大部分小販的危險都衍生自走鬼和追捕——嚴厲執法才是禍源。

  看捉煨番薯母女事件,是否因「管理」之名,甚或只是為維持官威,政府人員站到了普遍巿民的對立面?趕狗不能入窮巷,否則也會激起局外人的憤慨,結集民怨。由於執法嚴厲,回歸後多有小販慘劇,包括七十六歲的玉器小販黃大福,因玉器被充公而在庭上自焚身亡;即使上世紀六十年代,亦未聞有小販自殺抗議。陳雲更記述當年有英籍裁判署法官米勒,從不充公小販財物,更常運用酌情權義釋小販,賙濟老弱婦孺。近年涉及小販的暴力傷人事件一宗接一宗,小販斬傷販管隊人員固然駭人,但販管隊的「特警手法」如便服掩飾、包抄老弱、乘坐的士掩護至小販面前突然停車捕捉等,也令人齒冷。年前發生的天水圍小販溺斃、深水鶪p販被車撞死事件,都是社會悲劇。

  我同情前角u作者,小販管理隊與食環署人員也是「打份工」,兼且前角H員沒有酌情權,不能放生。但請販管隊及政府高官們記住:小販管理隊,不是小販殲滅隊;小販是窮人,不是罪犯。

  打擊小販,除了因考慮巿容問題外,說到底也是為了要維護高地價之下的街鋪利益,更重要的是街鋪被財團壟斷,政府怕影響稅收。但以人為本,海嘯之後失業潮就在眼前,小販經營是基層的少數活路,民間的重要自救方法,能否以寬容放生的態度管理?若政府不同情失業者,又封盡民間自救之路,結果要麼就是要出更多錢打救窮人,要麼就是社會由怨生亂,不得和諧。放人一條生路啦。

  •作者簡介•

  鄧小樺,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碩士,主修文學,文學雜誌《字花》編輯,為港台節目《思潮作動.文明單位》主持,於各大報章撰寫評論及專欄,著有詩集《不曾移動瓶子》。

  博客rhetoricalpain.blogspot.com。

文:鄧小樺
圖:星島圖片庫

資料來源 :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