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美麗與哀怒 邵音音
2008年6月14日

  上周日(4月13日),五十七歲的邵音音,憑電影《野.良犬》,打低大熱莫文蔚  ,「爆冷」奪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兩日後(4月15日),我到訪她位於加多利山的數千呎大屋。大宅內,除掛滿古董字畫與花瓶,她昔日的花容艷照,亦迅間映入眼簾。她拍過的陳年三級VCD,更整整齊齊擺滿家中每個角落。

  以為她緬懷過去的光輝眷戀昔日的花容,然而她說:「以前對我來說,只有唔開心,沒有光輝,沒甚麼值得懷念。」說得斬釘截鐵。

  邵音音七四年加入娛樂圈,卻因無知被騙,聲言做了「三級艷星」也不自知。據報載,當年她每拍完一場脫戲,都會哭。

  她是七八年第一位出席康城影展的邵氏女星,卻被外國傳媒一句「中國娃娃」而遭台灣封殺,如日方中的事業,一夜間被打沉。

  命運玩笑仍未完。美艷肉彈接近五十歲時,竟在家中跌破鼻骨幾近毀容,縫了十多針才算保命。

  美麗換來了哀愁,鬱在心裡三十年的結,直至奪得最佳女配角那一刻,才算解開。「外人看不到艷星背後的辛酸,良心快不快樂。咻磾蚍,我所有對自己的愁恨都消失了。我的心,現在才開了。」

  幾許風雨隨煙過。當年的鳳眼銷魂,早已歷遍風霜。這天,滿頭銀灰白髮的她,點起香煙,倚欄吐霧,眼前等待的,是另一片夕陽紅。

  看不起自己

  邵音音抽煙抽得很狠,尤其每當提起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更是煙駁煙的抽。「很多東西都不能返轉頭,亦無得後悔,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說罷,她找來她少女時代的舊照,給攝影師拍攝。我讚相中人漂亮,她輕輕一笑,淡淡說:「以前後生嘛,但當時並不覺得自己靚,只知道自己很不快樂。」

  五十七歲了,紅顏漸老,人生最快樂的一刻,在上周拿最佳女配角時才終出現。那晚,她穿上向友人借來的晚裝,戴上富豪好友謝瑞麟借出的數十萬元鑽飾,明顯悉心打扮過。上台領獎時,她沒有哭,表情沒有多大起伏,在台下,她卻嘔了。

  「出席頒獎禮前一晚,我睡得很好,沒想過自己會得獎。咧儤後,我開心到嘔,是真的嘔,在後台哭了半小時,睫毛都被哭甩了,才能接受記者訪問。」

  當晚,她開心至失眠。這種開心,她遺失已久。「以前,我害怕社會的人記得我,不想談過去,亦沒有將來,經常不開心。」

  李小龍睇中

  邵音音在台灣出生、長大,讀畢護士專科後在船王董浩雲的金山輪船公司當護士,每天隨船周遊列國。七三年某天,輪船泊在紅磡黃埔待修,她跟隨一位在嘉禾當繙譯的朋友入片場,即被李小龍看中。

  「李小龍叫何冠昌幫我試鏡,但試完鏡準備簽嘉禾時,李小龍就過身了,簽約一事也就不了了之。」

  簽不成嘉禾,有朋友介紹她到傅聲父親張人龍旗下的長弓試鏡,又跟隨著名歌唱老師秦燕學唱歌。真名倪小雁的她,自此以藝名邵音音跑江湖。

  「他們說『倪』叫唔響,『雁』字又太低沉,原想幫我改名『瑛瑛』,但我嫌瑛瑛似舞女,寧願跟邵逸夫姓邵,叫音音。」

  一年後,她到霍英東當老闆的漢宮夜總會當歌女,不久即被睇中拍電影《十三號凶宅》,飾演俏女傭。拍至最後一集,她才知要拍除衫戲。

  「導演一直沒說,至最後一日才叫我除衫,仲呃我話鏡頭只影到我背脊。」

  當年廿三歲的她,天真地信以為真,至電影出街,她才知被騙。「好難過,唔知點解會咁信人。或者很多路是整定的,沒經過挫折,人不會長大。」

  被朋友離棄

  一子錯,以後她拍每部電影,都離不開「脫」。「你唔除(衫),別人就換第二個人拍。」

  她想過自殺,也曾想轉行,可惜路已由不得她選擇。「我不停找工作,但都因為我除過衫而不請我,連去醫院做清潔女工都不請。當時的社會根本不容納我這種人,他們邊看你的電影,邊鄙視你。」

  失去快樂與尊嚴,唯一回報,是賺來滾滾財源。「當年在夜總會唱歌,一個月才搵千八元,但拍一套戲,一、兩個月已賺五、六萬,當時錦妒廑擖u售三萬五呢。」

  

 
  下一頁

資料來源 : 東周刊



上一篇文章
(Koni 長腳老師 呂慧儀)
下一篇文章
(涼浸浸又刺激 吳彤戀戀冰上一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