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勿語 何守信
2009年1月21日

  久違了的何守信回流拍劇,在《畢打自己人》中飾演毛舜筠  的花弗父親,還真神似。

  現實是從前的鶯鶯燕燕都過去,前妻歐嘉慧,汪明荃、溫柳媚、景黛音等俱往矣。

  現在他最喜歡的尋常生活,是太太陳麗斯弄一個田園沙律給他吃,沙律旁最好放一碗真材實料的愛心老火湯。

  「麗記出品,OK啦!」他笑得驕傲。

  陳麗斯是他頭號擁躉,年前他在亞視報新聞,她每晚必定安坐收看。現在這套新劇,她更是錄下來慢慢細味。

  「她是很關心我的!」

  妻子賢惠,但何守信卻說:「我對婚姻始終有一個問號……」

  那當年為何結婚?

  「就是因為有婚姻這回事,所以我……無可避免。」

  一生最愛應該是陳麗斯吧!

  「未必,我都未死。」

  作家錢鍾書形容婚姻是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 的人想逃出來。

  對何守信來說,這句話可能是對的。

  由摩擦 到接受

  何守信有兩個家,一個在多倫多,一個在香港。香港的住所一直沒放售,由兩個妹妹幫手打理,這次他回港發展,行李也不用多帶一件。

  他和陳麗斯於九六年結婚,婚後妻子對他照顧周到,由於她稍後才來港相伴,何守信暫時要親自打理家頭細務。他笑謂:「我會自己洗衫、洗碗,意想不到吧!有時就黐兩個妹的飯 。」

  這幾年起居作息都掌握在妻子手中,何守信的生活習慣改變不少。婚姻,就是不斷改變一個人。

  「陳麗斯要我飲食少油少鹽,她覺得不健康嘛!她受不了味精,平日都是在家做飯的。從前我最喜歡吃無錫骨等惹味菜式,後來口味慢慢清淡起來,發覺蔬菜沙律其實好正。」

  二人性格各走極端,陳麗斯講求生活規律,何守信卻隨心隨 ,初時有不少摩擦。

  「她愛早睡早起,我就覺得辛苦了大半生,在加國既不用工作,何不隨意點,不累便晚點睡,哪管午夜三點才上H。」

  陳麗斯最怕煙味,偏偏何守信卻是煙民。

  「我在屋外食煙,對她沒影響啦!我都有自由。」

  說得口響,但他最後還是乖乖「戒煙」,「以前一日起碼一包,現在一日才幾口。」

  何守信認為夫妻相處,最重要的是接受,而非忍讓。

  「千萬不要忍,你覺得要忍,總有一日會忍不住。反而應該接受對方,我接受陳麗斯是個規律的人,她接受我生活隨心,要慢慢磨合。」

  學報到 蠾拲C

  再為人夫,何守信最大的進步,是學懂報到。

  「第一段婚姻維持了兩、三年,我在婚姻方面好失敗。之後單身了一段長時間,不懂得與人相處。初時陳麗斯常投訴不知我去了哪 ,我就覺得去街不用告訴她。其實只要不認定對方管束自己,抱住互相關心的心態,就好願意報到。只要講一聲,萬一有何事,她都知去哪 找我。現在我去哪 打牌,有甚麼牌腳,都會告訴她。」

  從前何守信緋聞多多,陳麗斯怕他難以抗拒誘惑。但何守信向她許諾,強調不想再花時間建立一段互信和實在的關係,現在只想有一個了解他的人在身邊。

  事實上,相 初期,陳麗斯發覺他在娛樂新聞中談及汪明荃,都會感到不是味兒。她曾在訪問中表示:「為甚麼咸豐年前的事仍要癡纏 ?」

  何守信深明愛妻,他解釋:「可能是她對自己信心不足,見我經常提及別人,懷疑我是否愛她,現在感情深厚了,她再沒疑問。」

  做後父 不容易

  陳麗斯與前夫所生的兒子,小學畢業就隨母親移民加國,從前與何守信的關係並不親厚。

  繼子與後父同一屋簷下,陳麗斯設法令二人和睦共處,試過提醒他們買生日禮物給對方;又扮自己臨時有事不能去睇戲,刻意造就二人獨處機會。她愈刻意,二人反抗愈大。

  何守信坦言:「我本身不喜歡小孩,所以不會主 逗他玩。同時他沾染外國人處事方法,對其言行和思考方法,我都不太認同。但他慢慢長大,尤其是大學畢業後,思想反而沒那麼西化,近年我們比較談得來,也會一起討論事情。」

  家庭和睦,妻子又對他無微不至,但何守信對婚姻始終有保留。

  

 
  下一頁

資料來源 : 東周刊



上一篇文章
(胡杏兒 旅途愉快)
下一篇文章
(萬人迷與一個人 甘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