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瞞結婚了
角色對照表
放映時間: 03月13日起晚上九時三十分播映
洪永城

歐陽梓聰
黃翠如

朱明明
黃浩然

張展博
傅嘉莉

紀文意
陳煒

施露嘉
吳岱融

張建國
莊思敏

宋菲瑜
樊奕敏

紀吳馨香
李國麟

紀威水
王卓淇

紀可愛
 
故事大綱  
  歐陽梓聰(洪永城)和朱明明(黃翠如)這對小情人因一場生關死劫,趁在外地旅行時匆匆註冊結婚,但二人回港後因緣際會在同一家公司任職,明明的上司施露嘉(陳煒)和前夫張建國(吳岱融)經歷情傷痛恨婚姻,令她將所有時間轉移投放在工作,高薪聘明明為私人助理,明明為理想改善生活只好選擇隱婚,梓聰無奈配合之餘更要步步為營,一方面為上司兼好朋友張展博(黃浩然)效忠工作,與露嘉對立,另一方面眼見展博力追明明也甘願啞忍,所以當梓聰重遇兒時好友紀文意(傅嘉莉),脆弱的心靈終敵擋不住文意無私的愛,令二人墮入如夢一般的戀愛故事中,及後才驚覺文意是展博的妹妹,令幾段錯綜複雜的感情角力越演越烈……
劇情簡介
03月20日 第7集  
  露嘉知道明明與梓聰是鄰居後,即問明明還有沒有事情隱瞞她,明明以為露嘉知道真相;展博故意問梓聰是否喜歡明明,也令梓聰起疑,夫妻二人陷入危機。堅庭與菲瑜在明明家樓下調查,窮追猛打,梓聰和明明唯有分別色誘菲瑜及堅庭。梓聰負責調查失竊案,文意陪振青上公司時聽到有職員說梓聰已婚,非常失望。梓聰坦言振青是最有嫌疑,但文意堅信振青是清白。振青來到婚禮公司,可愛即叫他多付一筆,花鉅款籌備婚禮,令振青的壓力更大。展博不見了蜥蜴非常擔心,更在街上貼尋找啟事,展博及明明不約而同在尋找對方……  
03月21日 第8集  
  明明去寵物店購買蜥蜴的用品;店員指蜥蜴應該是一對的,更教她在網上尋找蜥蜴伴侶。誤打誤撞,展博走失的蜥蜴被建國拿走,建國拿着蜥蜴在公司嬉笑,蜥蜴走失了竟走到露嘉辦公室,建國與露嘉錯摸擁抱,竟尋回愛的感覺。明明與可兒及莎莉指約了梓聰吃飯,但天突然下雨,梓聰恐懼失約,明明失望地離開餐廳時展博突然出現,展博風趣逗得明明開心。停雨後梓聰即趕去餐廳,但他目睹明明與展博在一起。另一邊廂,露嘉在餐廳等了很久但客人未到,露嘉大怒想離開之際,建國突然出現。  
03月22日 第9集  
  展博團隊眾人都覺得露嘉的首飾設計是抄襲他們;聰明夫妻攻防戰開始,梓聰去看醫生時明明突然出現,梓聰向她質問是否偷設計圖,明明否認,反指梓聰倒是偷了她的概念。明明在辦公室工作時,她突然收到神秘人來電,指要為蜥蜴徵婚,原來那人就是展博。梓聰回家後發現明明家中有男人聲,衝去她的家時卻見展博在屋內,梓聰頓生醋意。文意決定把所有從海中尋找到的失物都丟棄時遇上好婆,好婆問文意有沒有找到她的木箱,內有一件玉鐲是她丈夫年青時送給她的定情信物,迄求文意無論如何代為尋找,否則有遺憾。威水知道建國是文意親生父親後,怕文意會離開他,失落。  
03月23日 第10集  
  明明驗出已懷孕,因擔心會失去工作而苦惱,兩人各自找朋友傾訴,最終梓聰與明明決定把小孩生出來。菲瑜與明明在茶水間對話被堅庭聽見,堅庭告知露嘉指明明與菲瑜出賣她。梓聰見到文意出現,原來公司邀請了女明星做代言人,文意是指定攝影師。振青多謝威水幫他還錢,威水見到可愛與振青恩愛,便拿自己的貧窮身世與建國比較。威水欲把餐廳賣給發財,更指賣了餐廳後馨香就可以跟建國離開,馨香與文意聽後都非常氣憤,發誓一家人齊齊整整,威水感動。露嘉開會時要求菲瑜與明明通宵工作,梓聰看不過眼指罵露嘉,卻被菲瑜誤會。  
03月24日 第11集  
  明明父母突然回港,引發新危機,情景十分狼狽;明明及梓聰覺得不能隱瞞明明父母,於是決定向他們說清楚,結果仍是糾纏不清。露嘉見過新一輯照片後極不滿意傳統攝影師的手法,展博於是把文意的作品推薦給露嘉,露嘉讚同找文意攝影。建國叫威水不要太自私,不應該阻礙文意前途,令威水汗顏。文意在海邊吹螺笛,豈料遇上梓聰;梓聰坦言自己怕落雨病態有原因,文意知道後不禁同情他。  
03月25日 第12集  
  梓聰收到可兒的來電指女明星突然罷拍,梓聰趕去沙灘嘗試說服她不遂;文意提出願意當替身,梓聰驚為天人!堅庭向露嘉匯報指展博可能想插手漁人碼頭一事。露嘉見到建國與文意在一起,明明說出文意是建國的女兒令露嘉非常驚訝。露嘉發現有婦人的的手推車撞到自己的私家車,原來那人就是馨香,新仇舊恨;露嘉與馨香各自叫對方賠錢,鬧得不可開交,建國欲阻止卻失敗。明明父親出院,梓聰只能偷偷接外父,因怕被展博見到。露嘉開會時,指展博與文意關係私相授受,欲更換攝影師,展博出言阻止。  
03月26日 第13集  
  緣份令展博與明明一齊,明明拿出多年前的照片,赫然發覺展博早在照片之中,覺得奇怪;堅庭與菲瑜決定微服私訪明明及梓聰家。菲瑜穿着性感突然出現在保安員面前,堅庭則偷偷進入大廈的垃圾房找清潔員,高價收買垃圾。堅庭與菲瑜召開緊急大會欲踢爆聰明關係,並把他們在明明及梓聰垃圾筒找到的東西呈堂,一一被二人化解。展博公然追求明明,明明問梓聰應怎樣做,梓聰覺得展博追求明明只為了贏露嘉。眾街坊派威水與發財商討收地的事,但他說了兩句便給發財灌醉了。文意欲求展博相助,令居民不受影響,阻止露嘉清拆停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