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
放映時間: 11月28日起星期一至五上午十時三十分播映
 
劇情簡介
02月20日 第54集  
  涼國邊境江鈴古城一處略顯破舊的臨時軍營中,將軍若韓與手下幾個副將正在分析當前形勢:涼國已破,晉國岌岌可危,燕國不足以懼,天下眼看就要落入何俠的手中,而他們此時腦中全無計謀。若韓心中煩躁,衛兵來報說森榮將軍招來新兵,若韓掀開門簾外面竟然只有一個穿著斗篷的精瘦小個子,此時森榮獻上一件舊披風,這是當年堪布一戰他們獻給白娉婷的,白娉婷脫下斗篷露出臉來,若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02月21日 第55集  
  何俠來到白娉婷曾經住過的房間,何俠把風音的東西全都扔到了門外,案頭上的首飾,櫃子裡的衣服,連床上的帳幔,鋪蓋也都扔了出來,將所有的東西付之一炬。冬灼來報,何俠收到軍報,燕國樂震敗北,飛照行大軍直至燕國都城而去,但商祿將軍戰死。何俠躺在空空的床板上,不知為何笑了起來,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暢快,而冬灼已經幾乎不認識這個笑容猙獰的少爺了。  
02月22日 第56集  
  得知何俠不再攻打晉國轉而攻打燕國的消息,眾將都十分高興,覺得是娉婷的攻心之計得逞,多地出現楚北捷的消息讓何俠害怕了。娉婷卻並無喜色,何俠攻打燕國正說明他識破了計策,楚北捷的兵力只有一萬五千,而何俠有三十萬大軍,現在只有燕國有可能給與援助,這是要斷楚北捷的援軍呀。  
02月23日 第57集  
  燕國都城外,何俠面對的是曾經的知己馮倫,何俠勸馮倫歸順自己,願與馮倫共用天下,馮倫讓何俠放馬過來,想要進城,先得踏過他的屍體。何俠下令衝鋒,兩軍交戰,兵刃無情,何俠一劍刺死了馮倫,馮倫的血濺在何俠的臉上。燕國王宮內,慕容永去冷宮探望了王后,王后得知哥哥領兵叛逃的消息,自知這一切都源自自己的妒忌之心,自覺無顏以對,求慕容永賜死。慕容永告訴王后,都城已被何俠大軍圍困,大勢已去,明日他將親自開城門投降。  
02月26日 第58集  
  楚北捷帶著軍隊鬼魅般集結在了且柔城門外,打算分批進入城內。城守番麓正因公文對屬下發火,公文的內容是查找兩位元巡查大人的下落,番麓命失業將告示四處張貼,見人賞銀一百,見屍賞銀兩百,師爺哭笑不得。番麓帶醉菊上街,醉菊以為要逃,誰知番麓真的只是逛街,順便看看告示張貼的如何而已。番麓心想反正告示也貼了,人找不找得到與他何干?番麓發現有人跟蹤他們,故意拐進一個無人小巷,叫那人現身。牆角後的人走出來,醉菊一看竟是楚漠然,番麓正想動手殺楚漠然,卻毫無預兆被人在脖子上搭了一把劍。醉菊見楚北捷也來了,並且得知白娉婷還活著。番麓一下猜到他們利用且柔這個軍糧必經之地在糧草上做手腳,正好自己闖了大禍,不如跟著媳婦娘家人幹,於是一口答應。番麓開除兩個條件,一是要醉菊,二還沒想好,楚北捷同意,四人各自離開。楚北捷回到城外營帳,故意賣關子,要給白娉婷一個驚喜,叫大家光明正大進城拜見城守大人,眾人以為他在開玩笑。楚北捷特別提出明天霍神醫一定要跟他們一起進城。第二天傍晚楚北捷直接率眾人進城投奔城守,番麓客氣地將眾人迎進, 見霍神醫即刻下跪,連珠炮似好好自誇了一番,一口一個岳父,大家正莫名其妙,醉菊從樓上下來了。醉菊竟然沒有死,眾人百感交集,醉菊抱著神醫和娉婷大哭,番麓好不心疼。眾人開始為“斷其糧草”做準備,他們要做出一種極少用量就能讓人手腳酸軟的藥物,關鍵是無色無味,無法檢出。醉菊和番麓負責采藥,白娉婷和霍神醫研究配方,楚北捷帶人去四處製造不詳之兆。深夜歸來的楚北捷看到白娉婷還在查閱典籍,忍不住抱住她好好親吻,大戰之前的溫存。   
02月27日 第59集  
  因何俠的暴政,秦軍招兵越來越難,四國各地出現不祥之兆,民心軍心都開始騷亂起來。何俠派人去調查裝神弄鬼之人,同時冬灼搜集飛照行的罪證,冬灼嚇了一跳,飛照行可是何俠的親信。何俠並不解釋,只是讓冬灼照做,別說飛照行,就算他日再見到白娉婷也一定親手殺了她。冬灼問何俠是難道白娉婷真的死而復生?何俠說除了白娉婷,還有誰能讓楚北捷出山呢。不知為何,孤獨的何俠竟然那麼思念耀天公主,每當一個人的時候,與耀天在一起的日子總是浮現在他的腦海裡。醉菊破天荒地給番麓端來一碗米粥,番麓受寵若驚,喝個精光,不一會兒就覺得渾身無力但脈象卻毫無異常,原是醉菊是拿番麓來試藥的。何俠知道各地發生異兆之事系楚北捷為了阻止他建立新國,飛照行提議派兵圍剿晉國剩餘軍隊。楚北捷親自前去暗殺了秦國甘鳳軍將領崔臨鑒,此人是何俠親手提拔的年輕將領。何俠疑心是秦國老將祁田所為,決定派祁田的永泰軍前去消滅楚北捷的部隊。何俠問及王冠一事,飛照行說最大的藍寶石只有一塊,何俠吩咐先給後冠用。飛照行得知秦國在大修耀天公主陵墓,猛然明白何俠要他來製造後冠的意義,耀天公主之死何俠心中有恨,看來是要把他當成出氣筒了番麓利用職務之便,將摻了藥的水灑到途經且柔的軍糧上,很快,秦國士兵身體出現了異常,但無論是軍人的身體還是軍糧都查不出任何問題,軍醫只得診斷為水土不服。根據情報,番麓推斷何俠已經對祁田起了疑心,而祁田的永泰軍正好“水土不服”無法領命,更加深了君臣之間的矛盾。雖然白娉婷覺得祁田此時叛變的火候還未到,楚北捷還是打算去見一見祁田。   
03月01日 第60集  
  楚北捷帶著楚漠然和番麓潛入秦軍營地,番麓和楚漠然分守東西兩路側應,楚北捷直接潛入主將帳中。祁田接到何俠信函,斥責他違抗軍令拒不出兵,祁田大怒,正一個人喝悶酒。楚北捷從黑暗中出現,祁田竟然沒有喊侍衛,祁田雖忠心于秦國,但如今公主和貴常青都不在了,秦國為奸人所得,面對楚北捷的勸降,祁田也很猶豫。番麓熟悉秦軍軍營,探得崗哨口令,換了件秦兵的士兵服換上,大搖大擺的走在軍營裡。本打算幫楚北捷望風,忽然發現河邊有一間守衛加強的牢房,番麓記得從小河可以潛到房間底下,仗著水性好就下水了,誰知原來暢通的水道竟然被攔上了柵欄,番麓差點溺死在水下。好不容易探進牢房裡,竟然發現被關在牢中的是涼國上將軍則伊。則伊的回歸給大家帶來了巨大的鼓舞,楚北捷大喜,重犯被劫,祁田又添一條大罪,這下他與何俠之間的矛盾就更深了,但他究竟能不能歸順,依然沒有定論。何俠並不擔心若韓在涼國秘密招募兵馬的事,這點兵馬再多也能一次性剿滅,但永泰軍士兵得怪病的事情十分可疑,在研究了軍糧所途徑路線之後,何俠發現且柔城十分可疑,所有的不詳之兆雖然都不在且柔,但卻圍繞且柔為中心散佈。何俠判斷白娉婷和楚北捷必在且柔城,對方兵力和自己明顯懸殊,為了求速度,何俠親自帶領騎兵精銳直指且柔而去。  
03月02日 第61集  
  臨行前,何俠三言兩語卸了飛照行的軍權,讓他去掌管守城精兵,飛照行心中驚醒,對何俠而言自己已經沒有利用價值,怕是性命難保。果然,到了城門處,飛照行感覺到了殺機,他先下手為強,殺了守衛,沖出城門逃走了。清晨,楚北捷同則尹、漠然帶精兵沖入祁田帳中,火燒連營,殺得祁田措手不及,還受了重傷,祁田帶著大軍回撤。既然指望不上祁田的永泰軍,附近還有一支永霄軍,其中涼國人和晉國人較多,楚北捷與漠然和則尹殺向永霄軍,把永霄軍弄到手。何俠行至半路,突然遇到祁田帶大軍半道攔截,何俠吃了一驚,卻不料是祁田負荊請罪,祁田在眾將面前向他痛訴楚北捷誘降之策的來龍去脈,並把且柔城內的兵力情況和他們的計策原原本本地告訴了何俠,希望永霄軍能加入攻打且柔的隊伍,以報一劍之仇。如若何俠不信自己,祁田願就地自刎,也算報效國家了,說完祁田一劍向自己脖子上抹去,何俠趕緊阻攔。其實所有一切與何俠所料不差,於是騎兵在前,永泰軍墊後,殺向且柔。且柔城內,白娉婷引下傳遞資訊的老鷹,取下鷹腿上的字條。番麓一看頓時嚴肅起來,何俠已率兩路大軍殺向且柔!但此刻楚北捷和眾將均不在城中,白娉婷心想不能坐以待斃,下令所有人全部出城。城門打開,番麓一馬當先沖出去,一枝利箭破風而來,番麓堪堪躲過,箭釘在城門上。看來秦軍前哨已到,眾人需趁大軍未到,合圍之勢未成沖出城外。大軍漸近,箭雨之下護衛以鮮血染出希冀微薄的生路,轉眼間,白娉婷身邊已無侍衛,身影落入何俠眼中。何俠親自拿弓箭向白娉婷射去,關鍵時刻,冬灼不忍,撲向何俠,箭失了力度。娉婷僥倖避過這一箭。何俠怒打阻攔他的冬灼,下令活捉白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