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連這樣的步伐也追不上,你根本不應該追,從第一天起就不應該追!」  芬妮沒有忘記自己曾向他放過這樣的狠話,在她抓狂的時候,抓狂得想把背上所有沉重的東西全扔掉的時候。只是,她至今仍不後悔說過這樣的話,甚至覺得,不夠狠,許多許多次,其實她都可以,都應該更決絕、更果斷、更狠。至少一刻的狠心絕不及半生的彼此負累殘忍。  這天,芬妮終於再有機會到運動場跑步,一個又一個圈,四百米、四百米地數。她喜歡

首屆燈場 我城地標展光彩

  源遠流長的《里昂燈光節》啟發多個地區舉行燈光節,積極推動多媒體藝術和公共藝術的香港也不例外,今年舉行由法國文化推廣辦公室主辦的首個港版《里昂燈光節》──《光.影.香港夜》,雲集多位光影藝術家帶來頂尖的多媒體作品,以耀眼光芒劃破黑夜,讓香港這個不夜城散發前所未有的光藝魅力。嶄新科技互動性強  首屆《光.影.香港夜》藝術盛事將於下周舉行,參考《里昂燈光節》以地標結合光影藝術的創作手法,港版挑選十六

Stereophonics熱情呼喊

  威爾斯其中一隊最為人熟悉的樂團──Stereophonics,成軍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多少人仍然追隨他們的步伐?第十張錄音室專輯《Scream Above the Sounds》(見圖),旋律繼續奏得響亮順耳,這也是他們最迷人之處吧。  碟名既有「Scream」,碟中不乏熱情呼喊。比起《All in One Night》的工整規矩,《Geronimo》更顯活潑趣味,節奏明快,如順口溜一般,末段色

丹麥之醉

  廣告有云:「嘉士伯,可能係世界上最好嘅啤酒」。  我對嘉士伯啤酒可沒那樣着迷,早前來到丹麥哥本哈根,也沒計畫購買相關手信、到訪相關地方(嘉士伯就是來自丹麥),碰巧一位行家的朋友在當地嘉士伯工作,願意招呼我們在嘉士伯總部閒遊,我們便卻之不恭。  這個偌大的地方,有博物館、舊的釀酒設施、辦公室、商店等等,走茖拷荂A會看到相關人物的雕像,還有巨型酒桶裝飾。她說這個地區將會給重新築成一個綜合性文化藝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