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雙年展場外

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藏品、展品之精采,叫觀眾流連忘返。

  第五十七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主場館Arsenale、Giardini外,還有散落威尼斯各處的相關外圍展館,當然精采,但威尼斯文化藝術氣息本來就濃郁不已,在雙年展「外圍」走走,場內場外,總有意外收穫。

  還未走進Arsenale和Giardini場內,筆者找到了一個藝術公園,樂了大半天。

  其實這也是雙年展的項目──Carole A. Feuerman的《Personal Structures -Open Borders》,坐落於兩個主場館之間的Giardino Della Marinaressa公園裏,鄰有河岸美景,走在其中,陽光曬照,賞心悅目。這個藝術公園本來沒有寫進行程中,只是筆者離遠就認出了Feuerman的超寫實(Hyperrealism)人像雕塑作品,說起來,香港觀眾不也在之前《Art Central 2017》,觀賞過這位美國藝術家的泳裝美女雕像嗎?

重遇超寫實「美女」

  《Personal Structures-Open Borders》的女性雕塑,雕琢細膩,栩栩如生,有的戴泳帽抱水泡,有的坐在大水球上優雅地欣賞園外人潮和碼頭景致,有的伏在水泡上閉上雙眼神態自若──如此這般的藝術公園,很吸引/誘惑遊人到訪吧?場內還有一位「男泳手」,他黝黑膚色,雙手撐起身體呈現跳水姿態,跟其他體態優美的「女泳手」相比,是力的表現。

  記得當時雙年展各展館尚未開放予媒體,這個藝術公園也在布置中,有些雕像還未裝嵌,我們可是率先見證。

  同日,我們還參觀了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這家美術館跟Arsenale和Giardini等場館相距不遠,但人生路不熟,為免錯過開放時間(平日開放至下午六點),我們還是渡船去了,回程時才選陸路,走橋過巷,不過大半小時腳程。

  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是古根漢基金會名下持有的美術館之一,著名的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則設於紐約。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原為富商所羅門.古根漢的侄女佩姬.古根漢居所,她死後骨灰也安葬此地,建築物後來捐贈給古根漢基金會,終成了美術館,讓主人的二十世紀藝術收藏,包括立體派、超現實主義、抽象表現主義的藝術品,公諸同好,也有特展,我們參觀時上演的是《Rita Kernn-Larsen:Surrealist Paintings》和《Mark Tobey:Threading Light》,均不得攝影,也罷,便專心看展覽好了。

Pablo Picasso的《Half-length Portrait of a Man in a Striped Jersey》。
水影流曳,實物倒影上下接疊。

超現實奇觀

  觀眾的目光,難免落在西班牙三大藝術家的傳世之作,好像Joan Miro的《Dutch Interior II》、Salvador Dali的《Untitled》、Pablo Picasso的《On the Beach》和《Half-length Portrait of a Man in a Striped Jersey》等等。筆者今年一月在蘇黎世美術館(Kunsthaus Zurich),看過瑞士國寶級藝術家Alberto Giacometti展覽,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也有其超瘦長人形雕塑展出。

  威尼斯還有其他美術館很值得去,但雙年展實在太花時間觀賞了,筆者逗留短短一星期,當然摸不盡主場館、國家館、外圍展館等每一角落,未能盡興也沒法子了。

  話說回來,在威尼斯那幾天,晚上碰巧潮漲,整個聖馬可廣場幾乎水浸幾級,水影流曳,實物倒影上下接疊,疑幻疑真,人們就像走進一個超現實世界,叫人歎為觀止。我趁 水位不是很高,連忙拍下幾幅照片,然後Post上社交平台獻獻醜,行家朋友客氣讚賞,還說是雙年展最有力量的作品──那當然不是指我拍攝上的雕蟲小技,而是威尼斯美麗景觀和自然奇觀,本來便構成了最美最大型的藝術品。

  所以說,《威尼斯視藝雙年展》場內場外,都值得去。

文、圖:黃子翔(威尼斯)

黃子翔,報館文化編輯,偶爾寫小說,愛用手機應用程式拍攝。

公園裏佇立多個雕塑,雕琢細膩,栩栩如生(左、右圖)。
公園裏佇立多個雕塑,雕琢細膩,栩栩如生(左、右圖)。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