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白瓷

展覽以紅色的牆襯托白瓷雕塑加強效果。

  瓷器是中國文化的象徵,其中白瓷給人的印象更是高貴,除了用以製作一般用途器皿和裝飾品,因為它的純潔莊嚴的形象,經常用以創作佛教藝術品,明清德化白瓷觀音是其中佼佼者。在這種文化背景下,看到以白瓷做出各種扭曲人體、斷肢、如層層疊的屍體,感覺尤為震撼。

  七十後英國藝術家瑞秋 ‧ 尼布(Rachel Kneebone)目前在香港白立方畫廊展出的作品,與她在倫敦V&A博物館的展覽屬同一個創作理念──以白瓷做出層疊式的雕像,有人體各部位、花朵、植物、球體等,不同組成部分獨立地看,真實感很強烈,像多件展品都出現的人腿,肌肉與骨骼像真度極高,相當細緻,令人想起古代的大理石人體雕塑,但當所有元素層層疊起,構成的卻是一幅詭秘的非現實景象,甚至有點恐怖和殘酷,有如但丁煉獄和油畫中廝殺和戰爭的場面,而每一座雕塑都很有動感,有些好像黏土還在溶掉,有些好像樹枝在底部慢慢長出,視覺效果非常豐富,感情異常濃烈。

  尼布表示希望通過作品探討人類的欲望、焦慮和對生死的關切,以及生死間的轉化和變形這些永恆話題:「生命周期從起始到沒落、從狂喜到哀悼到昇華迴響」。展出系列名為「被放逐的奧維德」,有白瓷雕塑和鉛筆畫。奧維德(Ovid)是羅馬帝國時期的著名詩人,約在公元八世紀被奧古斯都大帝放逐,流傳後世作品甚多,其中包括史詩《變形記》(《Metamorphoses》)。

  尼布從他的詩篇主旨擷取靈感,加以發揮,以大量的隱喻與真實造型的部分縱橫交錯,看似錯綜複雜,互相糾纏繁衍,特別是植物的意象,又似處於不斷變化和掙扎的狀態,如殘缺的人體。雕塑以像真度極高的人腿、花朵和植物互相糾纏組成,扭曲合併,極力向上伸展,但其中一些卻被消融,化為根基,並沿 破裂的古典式雕像底座向外流溢。層層疊疊的部分造型和工藝很細膩,甚至有種流動的錯覺,可以看出藝術家在創作過程的專注和細心。尼布目前在V&A博物館的展品同樣是白瓷雕塑,高達十七呎,作品名為《399天》,正是作品創作的時間!

  尼布採用白瓷主要原因是瓷的物質特性──瓷在燒製的過程中會產生許多變化,像裂縫和黏土溶解的狀態,創作過程也是一次「變化」,與主題呼應。也許並非藝術家的初衷,但這一系列白瓷雕塑顛覆了傳統白瓷的「形象」,特別在中國文化背景裏我們賦予白瓷的恬靜無垢被徹底破壞,代之而起的是一種充滿動感甚至有生命力、正在變幻的物質。

鉛筆作品《被放逐的奧維德》。
藝術家花了三百九十九日完成的作品。

面對作品一刻感受
  尼布的作品取材的對象並不容易明白,像奧維德的作品實在是相當「冷門」,筆者自問對西方古典文學和藝術不甚了解,對奧維德的認識只限於他被放逐的一段歷史,遑論是他作品裏的隱喻或意象,藝術家取材後賦予更多的意義就讓作品更難掌握。

  突然想起一個欣賞藝術品的基本問題──我們究竟是否必須懂得藝術家的背景、熟悉藝術史、了解種種隱喻才可以去欣賞作品?還是我們單純地面對作品,單純地感受作品帶來的感情和思想衝擊?當然,了解作品的背景也許會讓我們有更深入的了解,但因此需要花大量時間去蒐集資料卻有本末倒置之嫌。藝術品之能感動人心,並非是背後的故事,而是觀眾面對作品一刻的感受。像尼布的作品對筆者來說引人入勝的地方並不是艱澀的隱喻,而是整體對白瓷的「另類」處理。過去十年香港藝術市場發展迅速,畫廊、拍賣和藝術博覽如雨後春筍,數目以倍數增長。畫廊在十年前不過寥寥數家,到2010年增加到六十家,今天根據非正式統計總數超過一百家,其中不乏外國名牌,不時帶來一些有趣的藝術家,有些初出茅廬,有些的作品已經是國際大型美術館收藏的對象。畫廊雖然商業掛帥,但也不失欣賞價值。免費展覽,何樂而不為?

《被放逐的奧維德》
日期:即日(6月15日)至8月19日(六)
時間:星期二至六/11:00am至7:00pm
地點:香港白立方中環干諾道中50號
網頁:whitecube.com

文:蘇媛 圖:香港白立方、David Bebber


《Daphne》
瑞秋 ‧ 尼布希望通過作品探討人類的欲望、焦慮和對生死的關切,以及生死間的轉化和變形這些永恆話題。(David Bebber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