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牆內開花牆外香

●陳永華指揮港美兩地合唱團及樂手在赫伯斯特劇院演出《蒼茫大地》後謝幕。

  香港中樂團(HKCO)是香港九大專業藝術之一,亦是香港的旗艦樂團,香港聖樂團(HKOS)則是現仍活躍於舞台、歷史最悠久的香港合唱團,兩個樂團都藉 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契機,先後於六月上旬和下旬離港巡演。

  HKCO是一個編制超過九十人的全職專業樂團,HKOS則是一個六十、七十人的業餘合唱團,相同的是,HKCO中國六城巡演(六月一日至十二日),和HKOS美國西岸雙城的「港美音樂文化之旅」(六月二十日至三十日),都能在展示高水平的音樂演出外,更能藉 香港作曲家的音樂凸顯香港在音樂創作上的藝術水平,亦展示出香港作為活力之都在音樂上所發揮的創意。

  HKCO在天津、北京、瀋陽、上海、武漢和成都六大城市的六場音樂會曲目設計,以四首樂曲作為骨幹,配搭不同的樂曲變化出四套大同小異的節目,用作開場曲的山西民間吹打樂《大得勝》(張式業編曲),強烈的節奏,以及炫技式的嗩吶吹奏,即時發揮熱身效果;接 演奏劉天華的著名二胡曲《良宵》(閻惠昌編曲),這首音色無比優美的短曲(約五分鐘),與《大得勝》的熱鬧色彩構成鮮明強烈對比,這兩首「根植傳統」的作品,展現出樂團全面改用樂團研發的環保胡琴系列樂器後,在民樂音色上脫胎換骨的效果。

  骨幹節目中另外兩首香港新一代作曲家的作品,才是巡演的重點所在。先奏的是陳明志的《精.氣.神》,這首作品於二○○一年在聯合國音樂議會舉辦的國際現代音樂交流會中,獲選入十首推薦樂曲名單中,約九分鐘的音樂,全無一句旋律,但將各種民族樂器的獨奏音響色彩,成功地展現出東方的美學色彩與哲學美感,可說創意十足,樂團在閻惠昌雙手下奏出豐富多變的音響色彩,將曲中柔中帶剛的張力慢慢滲透出來,這確會是很多人從未有過的音樂體驗。HKCO這次巡演取名「精.氣.神」,正因為這部作品展現出香港特有的活力與創意。

  其實另一首用作音樂會壓軸的《唐響》,同樣發揮了很高的創意。這是香港橫跨流行古典、西方中國的作曲家伍卓賢去年為樂團開幕式音樂會創作的作品,樂曲巧妙地將唐代古韻音調與現代快速節奏融合,將唐代宮廷盛世氣派氛圍,與香港充滿活力的繁華景象交替穿插,最後更由樂手齊齊哼鳴出天下大同的無字聲音,閻惠昌甚至鼓勵現場觀眾後期加入,台上一齊哼鳴,以求取全場和應效果。可以說,這兩首「銳意創新」的香港作品,無論形式構思,現場成效都能讓人一新耳目,難能可貴的是,兩首作品在閻惠昌指揮前作了簡單的介紹,都能打破觀眾對「新」音樂的抗拒障礙,贏得觀眾共鳴而回報熱烈掌聲。

●香港聖樂團第一場演出在三藩市金碧輝煌的赫伯斯特劇院舉行。

陳義雖高入俗耳

  香港聖樂團外訪三藩市及洛杉磯的兩場慶回歸音樂會,更是以香港作曲家陳永華的第八交響曲《蒼茫大地》作為主要曲目。這原是香港中樂團委約,於二○○七年首演,篇幅長近半小時,由大型民族樂團、合唱團,和管風琴演出的大型作品。作為HKOS藝術總監及指揮的陳永華,特別為這次外訪改寫成四件中國民族樂器,十六人的小樂隊和管風琴的合唱交響曲,可說是一個全新版本的世界首演。

  《蒼茫大地》全曲三個樂章,歌詞內容陳義極高,從第一樂章天地初開,混沌一片,到第二樂章展示人類美好生活開始,對照人為災難與戰爭帶來的無盡痛苦,終章帶回反思歸靜的世界,期盼和平代替戰爭,從人類命運、地球未來從此一更高層次出發來看香港回歸。全新版本不用大型民族樂團,這應全是因為演出預算費用限制所致。兩場音樂會的實際演出效果,由三藩市十三位中外樂手組成的弦樂五部編制,弦樂的厚度與HKOS聯同三藩市清韻合唱團組成的八十、九十人的合唱相較,顯得薄弱,特別是低音弦樂欠厚重感,這是預期的事,但意外的是,陳永華能很好地運用了定音鼓及其他打擊樂器(合共三位樂手),特別是管風琴的演奏效果,能避重就輕地,在合唱後才爆發強大澎湃的音響,不會出現合唱歌聲被掩去的情況,樂曲高潮時,更能做到各種音響融合成一體。

  為此,儘管只是小樂隊亦能發揮百人陣容的強大聲勢,第一場(六月二十三日)在三藩市金碧輝煌過百年的赫伯斯特劇院(Herbst Theatre)已有不錯效果,第二場(六月二十五日)在洛杉磯的旗艦場館迪士尼音樂廳(Walt Disney Concert Hall),音響效果更好,管風琴的音效亦佳,《蒼茫大地》的蒼茫感得以從「淡」到「濃」,又由「濃」衝出來,帶來晨光的希望,一曲奏畢的不絕掌聲,看來這部大型作品陳義雖高,卻能入俗耳,贏得在場觀眾深深的共鳴。

●洛杉磯迪士尼音樂廳外觀。

本土作品未獲重視

  讓人深思的是,儘管香港作曲家的作品在外地演出時,能獲得很好的反應和很高的評價,但在香港卻未能獲得應有的重視,這包括在社會上所能引起的反響,無論媒體、文化界,還是社會人士,都忽視香港作曲家的存在。這三首作品在香港演出所獲得的反響便不及在外地,這種牆內開花牆外香的現象,只能說是香港社會直到今日,即使人人強調「本土」,不斷鼓吹要發展創意產業,要建設成為活力、創意的大都會,但對高度原創要求的本土音樂,卻仍然停留在不冷不熱的狀態。HKCO和HKOS巡演的成果,正好映照出此一存在已久的問題,仍未改變!

文、圖:周凡夫

周凡夫(GG), 盡本分、順自然、見真心、修正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