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有罪

●滿島光的演繹充滿感染力和說服力。

  改編貫井德郎同名原作、石川慶導演的《愚行錄》開首,妻夫木聰飾演的田中武志,在巴士上被指不讓座予婆婆,他抿抿嘴,站了起來,側身走出,鏡頭卻落在他一拐一拐的步伐,以及其他乘客的目光,包括那位指責他不讓座的男乘客,後者別個臉,假裝看不見。

  這便是《愚行錄》的一大題旨──愚昧。愚昧,愚蠢、無知、不明事理真相。人類為了達到不同目的,每天都做 愚昧的行徑,自以為聰明,其實大家只以自己的角度,看見事情其中一部分,而不能/拒絕明察真象。

  有些人表裏不一,有些人言行不一致,你愚弄我,我愚弄你,最終達致互相傷害對方的共業,然後輪迴下去。

  《愚行錄》聚焦一宗未破懸案,觀眾緊隨訪問不同涉案人士的記者田中武志,把零碎資料拼湊整合,內容錯綜複雜、峰迴路轉,人性之善惡好壞,糾纏不清,稍為透露些少劇情,也生怕會破壞作者的精巧布局,這裏點過即止好了。

  觀眾甚至後來才發現,原以為是客觀鏡頭,其實也是主觀視點,電影講的「愚」,觀眾自當避不過。誰是兇手?劇末似有說穿,其實也不盡然,都說是共業了,劇中所有人的愚行,都成就這個終局。

  特別一讚兩位主角妻夫木聰和滿島光,演繹得充滿感染力和說服力,其他演員也有鮮明甚至深刻的演出。《愚行錄》題材黑暗,難得的是沒有典型日式懸疑片見慣見熟的情緒,也擲地有聲,看後叫人心有戚戚焉,是近期值得細嚼的日本電影。


文:黃子翔 
圖:安樂影片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