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dation Louis Vuitton

旅客在十二色畫作前,開心起舞。

  法國人的「文化命運」,令人羨慕,尤其是我這個來自東方商埠的人。始自艾菲爾鐵塔,繼而是羅浮宮的金字塔、龐比度藝術中心,以至最年輕的路易威登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每一個項目籌建之初,公眾抗議行動不絕,但最終一一衝破障礙,建成之物,盡是法蘭西的「文化驕傲」,也是世人遊花都必訪的地標。

  走出十六區的地鐵站,右手邊是有逾百年歷史的兒童樂園,左手邊是古老樹林公園,LV在中間籌建一所現代博物館,公眾的反對聲有多響亮,可想而知,幸而法國人血液裏流動 浪漫,還有前 的品味,幾經轉折,LV基金會就好像電影《未來戰士》中的阿諾舒華辛力加,忽然從天而降,昂然而立,神奇無比。

  在建築巨匠Frank Gehry操刀下,採用三尖八角的鋼條支架,鋪上每片切割面不同的玻璃,形成不規則的懸浮大弧片,如強風鼓動的大船帆又似擺脫了地心吸力的牽制,隨 人的想像力,於空間中自由伸縮,有人會聯想起海綿……神造一樣的有機玲瓏結構,引人入內,窺探它的奧秘。



三尖八角的鋼條支架,鋪上每片切割面不同的玻璃,形成不規則的懸浮大弧片。

  法國朋友帶我走下最底層,看奇特外表的內裏乾坤,映入眼簾的,是一道廣闊的水坡,瀉下潺潺的白花湧浪,注入一泓清池。人站在池畔,禪定入神之際,坡頂閃現人影,傳來兒童嬉笑聲,原來上面是草地公園,你在池畔看人,人在坡兒上看你。

  池旁一條狹通道,有Olafur Eliasson的Horizon藝術裝置,四十多條三菱鏡大支柱,一面是玻璃,一面是鵝黃亮片,擺放角度不一,散發魔法,引人走一回、兩回、三回……看自己閃過的反影,以及迎面而來的金黃光芒,人在變形、在過渡、在輪迴。

  走入地下的演講廳,幾堵白牆上各有一大塊純色,是Ellsworth Kelly的Spectrum VIII裝置,包括檸檬黃、玫瑰紅、湛藍……最後匯聚於講台上的十二直條色彩,人像被彩虹擁抱,一時之間樂透了,暫忘人生的灰暗。(下周談正舉行的非洲藝術展)

文、圖:劉國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