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之後,我懷疑人生

  這個暑期在颱風接連到訪之下結束,雖然,一切已經平復,可是辦公室同事似乎驚魂未定。

  「我仲想Plan聖誕節去首爾,睇新聞見到日本想從韓國撤僑,係咪會打仗?」IT小男神有點擔心,事實上,這位九月才新來報到的九十後,真有點瀟灑,到時公司Confirm你未都未知啦,之不過,這種沒有工作壓力的年輕人,不正好是幸福的寫照嗎?

  War Game男就一派專家口吻︰「我最驚係金公子 氫彈係堅 。」這是一個迎新的茶樓宴,有小孩子的女同事,剛剛忙完仔女開學,原本已經放下天鴿襲港的複雜心情,殊不知天災之後,千里之外醞釀更大的「人禍」,真是食蝦餃都會啃親。

  「係囉,打風就話唔出街,平時買定多 罐頭、即食麵,同埋蒸餾水就OK,朝鮮半島咁大壇 ,點算好?」War Game男話︰「遇到原子彈,都係唔好出街,宅在家裏,同打風無乜分別 。」IT小男神馬上接上︰「即係唔使返工……I mean老細會唔會扣人工,同埋,災後會唔會有一千幾百補助金發放?」唉,我都費事講咁多,只係想知點解HR會百中揀一,搵到呢位年輕人?咁 人生態度,Apply落工作之上會點呢?我部電腦Short ,佢會唔會話等佢去完首爾先搞,辰哥,唔該你用住自己部智能手機先呢?公司系統癱瘓,呢位小男神會唔會建議老細打電話報警求助?

李小龍帶來改變 
  有位有一子一女之大媽同事,講述天鴿訪港期間,去 珠三角小鎮度假,颱風掠過時,吹到一仆一碌,最慘係無水,成家人可能係首次落街排隊 水,然後拎返去用的經歷,大媽話︰「好彩有電,隔籬個鎮,連電都無,不過,要兩個仔女拎住桶水走返入屋,真係好辛苦,心疼死我。」 ,大媽,你對仔女讀到中學 ,有個出年就去留學,你唔係 ?真係打過 ,你成家人點算?(筆者按︰我係話,如果又有十號風球打到 。)

  War Game男搶住答:「打到 ,就千祈唔好用水喉水,一定要飲支裝水 。」我諗,呢位「戰爭思覺失調」人士係指核戰發生之情況,「咁點得,我兩公婆唔沖涼就忍得,仔女都要沖 ,你估我屋企有幾千呎擺定咁多支蒸餾水咩。」我估,大媽係以為講打大風,搞到屋企停止食水供應。Anyway,呢 咪就係「九唔搭八」。

  事實上,由我這一代起,已經無乜危機意識,我是電視普及化下成長的新一代,一九六二年香港最強颱風溫黛襲港時,我唔知 邊度,一九六四年,香港四日供水四小時,我應該係一日食幾次奶之幸福兒童,到我懂事之時,遇到八號以上風球,就係我睇一連幾集《如來神掌》之時,颱風,我唔知係乜,未見識過(當然無出街追風啦,睇電視 嘛),火雲邪神 掌風,我就好深印象。

  我阿媽,其實同我同事大媽,都係典型香港式家長,我家離學校十五至二十分鐘路程,我阿媽送我返學,幫我拎書包,幫到我讀五年級,原因係︰「阿仔,你大個 就要自己拎書包,依家幫你咋,你睇 書幾重呀。」這一年,發生了我人生非常有意義之改變,就是一位人物的出現,你估係邊個?

  「彭定康呀?」IT小男神,如果你唔係 我,你就真係有 無知,我 個年代 港督叫做麥理浩,你唔好話,乜唔係郊野 咩?「快 開古,邊個知你咁多 。」眾人有點不耐煩,於是我借用周星馳之招牌「表情包」,再用星腔開估︰「係李—小—龍!」

  「食包啦,食完我 早 埋單好過。」War Game男加多句︰「正一九唔搭八。」喂,喂,係咪咁勤力先,使唔使咁早返Office?聽我講埋,好唔好,唔該大家留步。

  話就李小龍 《唐山大兄》一出,我們這一代當堂醒神晒,男兒當如李小龍之威猛,拎個書包都要搵阿媽 拎,途中畀同學仔見到,仲使做(男)人咩?於是五年級下學期起,自己拎書包返學,仲唔止,我見自己真係無乜臂力,放學跟中學生哥哥操啞鈴,一於要做個強壯中國人。

  六年級,幾經辛苦游說雙親准我加入學校幼童軍受訓(我話,做童子軍有操行分加)。 「哪又如何?」有人問。我話,我一生人忘不了上了中學,正式加入童子軍之後,第一次去西貢遠足露營兩日三夜之經過。

  我其實想說的是,我那個年代好在加入童子軍,擺脫我雙親無微不至之照料,我可以在無自來水、無電供應的情況下,學習如何自理,擔水、生火、煮午餐肉蝦子麵、煲糖水,以上真實生活的技能,在家中係完全沒有接觸之機會,莫講煲水,我行入廚房睇 煮飯,唔係畀阿媽鬧,就畀我阿 鬧,「快 出番去,睇你唔到,危險呀。」返出去有乜好做?阿 阿媽給予之標準答案係︰「做 功課,溫習 啦,就 有飯食啦。」

新一代經不起考驗

  回想起,我有點懷疑人生,如果你 成班人同阿叔阿嬸去睇大戲,獨留我這個兒童同兩隻貓 屋企(溫習功課),一個唔好彩,撞正打風,或者暴動,返唔切 煮飯畀我食,我食貓貓兜貓魚乎?你 有無理 我感受?

  「係呀,講時講,我個大女好似連水都未識煲,因為我無教佢用電磁爐,唉,使乜煲水,飲蒸餾水啦,你估學似辰哥咁講究,要飲功夫茶咩,仲有,用個App叫外賣,坐 度就有得食,邊似你細個 陣咁煩 。」

  大媽,我心裏問你一句,你個女去留學,不管去英國、美國、澳洲、加拿大,依家 新聞,處處都可以有天災人禍,就算只係停水、停電、無WiFi,以令公主如此不食人間煙火,佢點算,等你用「瞬間轉移」,吱一聲,你就趕到幾千里之外現場,幫你個女打點一切?

  我阿 阿媽係無受過教育,係農村人思想,唔懂得如何正確培訓孩子,一味叫細路仔讀書溫功課,係值得體諒,何以這一代、新一代,咁多受過高等教育之人,也是如此騰雞兼無心肝?呢個社會係唔係真係可以經得起考驗呢?我諗通識教育有需要教番一課「李小龍」,唔好成街「蛋散」呢,拜託!

文:李辰安 圖:星島圖片庫

  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辰來之筆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