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前

  跟住在同區的酒友基哥,相約在他的住所附近見面,這可是阿冬頭一次在酒吧以外的地方碰到他,更遑論是醉前的清醒時候,不知怎的,他感覺總是怪怪的,沒有酒精發酵,連話都不知從何說起。「吃飯了沒有?」阿冬點點頭。「還好,有氣有力搬搬抬抬。完事後再請大家食餐好的!」未喝酒的基哥,仍然豪氣。他搬遷在即,急召幾位酒友幫忙,自由工作者的Sally已到,阿冬放工後匆匆趕來,臨時要開會的陳導演殿後,加上基哥太太米雪,這個搬屋五人組,誓要達成今天目標──把所有雜物統統入箱。

  「接住!」基哥忽然向阿冬遠遠拋來一本書,負責清空書櫃的阿冬,身手矯健的把書籍接過來,一看不得了,是《攻殼機動隊》電影版彩色漫畫,《攻殼機動隊》迷、早有原著漫畫的阿冬,卻從沒見過手上這冊精品,他當然記得,某天晚上,在酒吧跟基哥、陳導演談 當時公映不久、由施嘉麗祖安遜主演的《攻殼機動隊》,大家有多眉飛色舞。「別想打它主意──」基哥還沒說完,正把杯碟等易碎物裹上「啪啪紙」的米雪叉腰喝道:「不要胡亂拋東西!」基哥向阿冬扮了一記鬼臉,轉身向米雪舉手敬禮:「遵命,老婆大人!」阿冬瞄到幫忙米雪的Sally在偷笑。阿冬也很想偷笑,他從來沒見過粗 條的基哥那麼柔軟。氣氛如此美好。

  唱片機停了音樂,米雪上前轉碟,「魯賓斯坦還是荷洛維茲?」其實是問基哥,基哥答:「當然是魯賓斯坦!」米雪低聲呢喃:「真不明白居然有人不愛荷洛維茲!」然後充滿靈氣的利落琴音即席揚起。聽說兩大鋼琴家魯賓斯坦和荷洛維茲,是基哥和米雪永恆的爭拗,阿冬這次親眼目睹,但他只覺得是情趣多於爭拗。而執屋執得那麼有藝術修養和生活品味,是阿冬的第一次。

賣仔勿摸頭
  阿冬低 頭繼續他的「執書」作業。真不愧是科幻漫畫迷,基哥擁有板橋秀豐、星野之宣、寺 武一等日系科幻漫畫家的多套巨著,有些他從沒見過漫畫真身,當然少不了其偶像大友克洋的《童夢》、《阿基拉》等名作,全都是阿冬很恨擁有的珍寶。基哥知道阿冬愛漫畫,又跟自己的科幻口味相若,這次故意讓他處理書櫃事宜,一方面給他大飽眼福,二來也正好騷騷「Quali」。「賣仔勿摸頭。好像你這樣子執屋,多少天都不夠用。」Sally捧 一大袋垃圾在阿冬旁邊走過,然後又回身問米雪:「垃圾放在這裏可以嗎?」米雪高聲說:「可以……不不不,直接放在廚房的垃圾桶吧!」

  自從Sally成了酒吧常客,跟他們稔熟後,她漸漸連甚少出席酒局的米雪都相熟起來,兩位喜歡下廚的女人,彷彿有 說不盡的話題。阿冬聽基哥說,老婆有私下向Sally探問他在酒吧的事情,也難怪,基哥身形高大健碩又長得俊朗,又常常進出酒吧,若非性情乖僻也火爆了一點點,肯定有許多女子向他投懷送抱,作為太太,擔心一下是合理的,只是阿冬頗肯定基哥對米雪是一條心的。基哥有時也反過來向米雪探問Sally跟陳導演的曖昧關係。「你那麼想知道,怎麼不直接問她本人?」米雪每一次都是這樣回答,而基哥每一次都沒有問Sally相同問題。八卦歸八卦,有些事情,知道也好,但也毋須知道。

  晚上十時半,門鈴響起來。「導演來了。」基哥連忙開門,陳導演以一身帥氣西裝踏進屋子裏。 「陳導演,你穿成這樣子,怎麼好意思要你幹粗活?」陳導演一貫一臉木訥:「剛才開會,場內有投資者、大老闆,你期待我穿T恤短褲波鞋?」如果陳導演平日沒事忙,前往酒吧,就是一身T恤短褲波鞋。他一邊除下西裝褸,一邊捲起恤衫衣袖,把皮鞋踢到一旁,準備幹活。「來吧!」阿冬有特意留意Sally,她沒有望過陳導演一眼。

萬般帶不走
  一小時後,憑 五人之力,屋裏各類物品雜件,已滿滿的擠進三十個以上紙皮箱裏,沿 牆壁一個疊一個,甚為壯觀。「萬般帶不走,我覺得有些東西還是丟掉了更好,我們的新居可是比這裏更小……」基哥連忙指 阿冬,說:「我都不知有多關照阿冬。」阿冬拿 一本薄薄的但尺寸大大的利志達《同門少年》,向米雪咧嘴而笑,「我的戰利品之一。」雖然該書品相狀況欠佳,但他已如獲至寶。米雪反了反白眼,隨便點了一個箱子。「我覺得你應該帶走一整箱。」基哥急急擋 阿冬視 ,「眼看手勿動!」

  Sally高呼:「好肚餓,去吃番餐!」基哥眼睛一轉:「去飲番杯!我請!」一班酒徒搭上凌晨的士,向他們差不多一星期一聚的酒吧馳騁去。(完)

  文:黃子翔 

  圖:路透社、法新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