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的魔力

Hrafnhildur以頭髮為媒介製成的裝置作品。

  初見冰島藝術家Hrafnhildur Arnardottir正在冰島國家美術館展出的作品時,我想起小時候常吃的棉花糖。五彩斑斕的、膨脹的,隨心所欲、不管不顧地延展。

  後來才知道,那些雲彩一樣漂浮隨性的物體不是棉花糖,而是用人的頭髮製成的。

  這讓我覺得有點怪。剪落的、被遺棄的頭髮,為何成了藝術品?

  Hrafnhildur對於頭髮的興趣,來自小時候一次剪髮的經歷。那年,她十二歲,某次心血來潮,去美髮店剪短了長髮。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碎髮,再看鏡中像個男孩子一樣的自己,Hrafnhildur忽然覺得有些失落,像是性格中屬於女孩的乖巧與甜美,也隨 那些被剪掉的頭髮向自己說了再見。

  那一次剪髮的經歷,讓她印象深刻。很多人覺得美髮店地板上的頭髮很古怪也很醜陋,她卻不以為然。為甚麼頭髮生在人的腦袋上,每每被形容為「烏黑」、「柔順」或「油亮」,落在地上,卻被人嫌棄甚至厭惡?

Hrafnhildur的作品充滿童真意趣。

  她收集了很多來自不同性格、不同行業男女的頭髮,再將它們重新加工,經由染色、梳理和拼貼等多種手法,製作出大小不等、形狀各異的頭髮藝術品,也找到了自己獨特的符號及語言。

  在藝術家看來,頭髮是一個含義多元的意象:它要麼蔓生雜亂,有些瘋狂;要麼如瀑布一般,柔順服帖。Hrafnhildur那些以頭髮為媒材的裝置作品,看上去斑斕多樣,予人強烈視覺衝擊力,而這些炫目與鮮亮背後,還有她對於「怪」與「美」、「廉價」與「昂貴」、「新奇」與「凡常」之間關聯的思考。

  Hrafnhildur自嘲不願長大,故此創作一些誇張古怪的作品以滿足自己的童心。對於藝術創作者來說,最緊要是因愉悅而工作,因工作而愉悅。對於觀賞藝術的你我來說,又何嘗不希望如此呢?

文:李夢  圖:冰島國家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