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而彌堅

大師Dutoit今年八十一歲,全無老態,音樂依然撼動人心。

  十年前聽瑞士指揮大師Dutoit與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演奏曲目早已忘了,只知他的音樂會不容錯過,等了又等,Dutoit 10月中重來,有緣再聽他領導香港管弦樂團演奏,大師今年八十一歲,全無老態,音樂依然撼動人心。

  上半場是俄羅斯鋼琴家Lugansky的舞台,在Dutoit帶領港樂伴奏下,Lugansky拉赫曼尼諾夫第三鋼琴協奏曲,聽過此曲無數次,Lugansky的演繹,帶來清新的感受,不似郎朗的轟隆爆裂,也不像王羽佳的熱情火辣辣,而是行雲流水,忽然疾風勁吹,時而暗湍奔騰,全賴他一雙巧手,尤其是左手像加了潤滑油,滾動自如!

  下半場是Dutoit的主場,他沒有選奏氣勢磅礡的大樂章,而是兩個短小的芭蕾舞配樂──Stravinsky的《The Song of the Nightingale》和Ravel的《Daphnis and Chloe Suite no.2》,各長約二十分鐘,短小精悍,但在他栩栩如生的指揮手法下,以音樂生成一幕幕如詩如畫的圖像──夜鶯婉轉的歌聲、晨起陽光乍現與霧氣消散,Dutoit隨心所欲打造音樂,當中的戲劇性活靈活現,賞心悅耳。

  是夜樂團長笛手表現光芒四射,Dutiot在謝幕時也要求她起立接受台下的掌聲。我想更多的掌聲是給老而彌堅的Dutoit。

  文:劉國業  

  圖:香港管弦樂團、Wai Lok

Lugansky的演繹行雲流水,忽然疾風勁吹,時而暗湍奔騰。
Dutoit再次領導香港管弦樂團演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