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畫家離開畫室

柯羅畫作《楓丹白露森林》。

  十九世紀上半葉,在法國,畫家常常不願意待在畫室中。他們更希望走出門去,以天為廬,從晴時或雨時的自然風景中,尋找滋養創作的靈感。

  這些畫家被統稱作「戶外畫家」,從尤金布丹到柯羅,再到後來印象派的代表畫家莫奈與畢沙羅等,莫不樂意呈現自然光 明暗對於景物樣態與情趣的影響。而正在羅浮宮舉辦的一場名為《在戶外創作》(《Drawing in the Open Air》)的聯展中,展出多位彼時法國風景畫家的手稿、素描及水彩畫作等。通過這些不事雕琢的、素樸的作品,我們或可想像當年畫家隨身攜帶紙筆登山涉水看風景的暢快心情。

  展覽中,一幅柯羅的素描手稿引起我的興趣。畫中有樹、有河,樹影婆娑,映照水中。這幅素描手稿與這位法國風景畫家的油畫作品《楓丹白露森林》相對照,不論構圖抑或情景都十分近似,只不過後者在前者的基礎上,於畫幅左下角添加了一位在溪畔讀書的女孩,整個畫面由此倏忽多了不少生趣。

  我想,若不是住在這巴黎鄉郊,若不是頻頻往戶外寫生,柯羅無法將那闊遠的天空以及天空下的草樹與河流描畫得那樣生動傳神,而這般親近自然的創作方法也影響了活躍在十九世紀下半葉的一眾印象派畫家。莫奈住在小鎮吉維尼的時候,一位來訪的客人詢問他的畫室是甚麼模樣,莫奈答道:「我從來就沒有畫室。我的畫室在那裏。」他說 ,指一指窗外的郊野風光。

  而德拉克羅瓦的那幅以花為主題的水彩作品也 實可愛。當你以為這位浪漫主義畫家通常只描摹那些宏闊壯麗場面的時候,這一小幅水彩習作或會令你眼前一亮。花的嬌態與憨態,都在這不急不緩的寥寥數筆中。

  文:李夢  

  圖:羅浮宮

德拉克羅瓦以花為主題的水彩習作。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