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Boddington 木製家具珍罕演繹

  近距離欣賞過Mark Boddington的作品,筆者斗膽稱他為木材之神,上帝用泥土創造人類,Mark卻為木材賦予生命,還給它們精采的「一生」。Mark創立的品牌Silverlining,三十多年來一直為皇室貴族、知名人士及億萬富豪設計家具,他的Creativity meets Craftsmanship概念,利用天馬行空的製作手藝和高科技材料,巧妙保存傳統工藝。

  很想擁有Silverlining的飯桌,因為與朋友用餐的同時,能欣賞迷人的創意工藝,感覺比收藏一幅名畫更實在。品牌創辦人Mark Boddington的作品充滿執 ,木材與Iconic的銀器裝飾看似簡單,其實經過細緻獨特工藝融合,才不會增加作品重量,且變化出別開生面的色彩化學。

  生命不論出處,活得精采才有價值,Mark的木材也一樣,簡單一張木 ,結合不同科學和CAD技術,如施了魔法一樣的作品,現場看他帶來的樣辦Sample,筆者驚訝吸了一口氣,「這是一幅畫嗎?」好像Monaco Collection中的紫色沙發,用了特別的Dyed Sycamore、Bonze和Mohair Fabric等工藝,縱橫交錯的紋理,富有多個層次,就如戲劇舞台一樣,在光影下營造立體感。

  Silverlining家具是神級作品,極具觀賞價值,一張飯桌,售價由一百萬元至四百萬元,但仍有不少世界名流爭相預訂。可惜,要得到Mark的Made to Measure亦不容易,不是有錢就買到,還要看看閣下是否有資格擁有,「我會到訪及傾談,看看買家對家具藝術的看法。」超級遊艇和私人飛機的用家,更千方百計找來Mark幫手設計家具,能夠成為他的客戶,估計不足一百人。

複雜線條說故事
  Mark會親自參與製作每件木製家具,且樂在其中,自五歲開始製作自己的木工小家品,他表示製作過程中,不斷有新啟發很有滿足感。「每完成一件作品,就想追求另一個更好層次。」這是筆者訪問天才時常聽見的答案,他們總有一股難以解釋的熱情,接連創造獨一無二的作品。

  空間是抽象的,華麗居室要有內涵,Silverlining絕對勝任,沒有商業化品牌的硬銷DNA,相反在 條紋理中,滿布自己品牌的DNA,其中銀器與木材的融合,斑斕紋理猶如訴說不同的故事。「沒有最難的設計,我不斷追求下一件作品的新挑戰,好像Parabolic Cabinet,我嘗試找出新工藝,包括加入先進複合材料和三角結構,在高級家具上加入藝術形態的布局和工藝。」又例如筆者眼前的Fleeting Feathers Sample,羽毛質感由平滑層層遞進至粗糙立體,首先是黃金鑲嵌油畫般形態,羽毛漸漸凸出來,下半部圖案變成是雕琢結構,令人忍不住以視覺及觸覺去感受。現場觀看,木結構上方是嵌入式金屬畫,下方是立體雕刻,只要光影有變或觀看者移動身體,羽毛好像會隨風飄揚。

觸摸欣賞文化
  每種工藝背後均有獨特的欣賞文化,欣賞Silverlining出品,需要雙手觸摸,視 要移動,才看到Mark賦予木材的精采生命。「每件家具製作時間約五至六個月,有些要十八個月;成品運送給客戶時,我們會當作運送藝術收藏品,當中包括九個Stage,我會親自跟隨。」Mark表示,「現時年產約六十件家具作品,每件都是由英國製作,絕不假手於人。部分材料會用雷射切割,再人手鑲嵌金 或珍珠貝母。」Mark於三十多年前創立品牌時,製作由他一個人包辦,「現時工作坊已有七十多人,他們平均 年齡是二十八歲,我會把新開發的技術和工藝慢慢傳授,亦由於家具設計愈來愈多元化,所以產量暫不會有太大增加。」Mark曾經製作過一張長達14米、闊2.5米的桌子,是用原塊木材完成。「木製家具不是一般人想像的簡單,部分大型作品要合乎防火標準,重量亦要考慮,所以在某些部件,我會使用新科技超輕物料,又要留意用家當地的氣候,對家具作特別的處理。」

木材缺 升值快
  全球木材短缺,對於Mark來說亦是一個難題,他到世界各地尋找珍貴木材,包括澳洲、印尼和南美國家,「不論站在升值或工藝的角度,珍貴的木材是有極好的保值能力,所以說這是非凡的藝術品。其中最難找的木材是American Walnut Curl,找到好材料,又要選擇最好木紋,我希望每件家具也有自己的故事。」說到木材,Mark滔滔不絕, 他曾採用四百多年歷史的Brown Bur Oak製作家具,但最吸引筆者,其實是人手鑲嵌金 或珍珠貝母,這個工藝在高級腕表界偶然看到,但用於木材之上,甚為罕見。「對,用腕表去形容的話,我會說追求Patek Philippe的精神,表面沒有誇張氣派,但內裏卻精心雕琢,擁有它,就是世世代代可以使用和欣賞。」事實上,Mark的客人中,不少是大家族的二代,由父親到兒子的豪宅,也找Silverlining特別訂製家具。

  文:伍旋卓

  圖:蔡建新、被訪者提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