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八」在北京首演之三

布魯克納的《第八交響曲》,觸動北京樂迷的心。

  指揮大師梵志登聯同香港管弦樂團,在《北京國際音樂節》上演長達八十分鐘的布魯克納的《第八交響曲》(下簡稱「布八」),觸動北京樂迷的心。心中悸動的還包括專程入座的筆者。這首布氏巨作首次在中國演奏,樂迷想知多一些音樂中的意涵,他們有一次難得的機會,由梵志登解說這個被他形容為「天國階梯」的樂章。

  梵志登在台上揮舞指揮棒期間,目光銳利、面容嚴肅,隨 雙手如雙蝶飛舞,穿梭空間,幻化生成繁花似錦的美樂圖像。在台下,梵志登沒有逼人的霸氣,與他交談,總見他綻放笑容。

  布氏的《第八交響曲》,構思恢宏,織體龐複,營造超巨大的空間感,有人比喻為大教堂的支柱結構,綴以精工雕飾。有人感到一種形而上的提升,暫時忘卻塵世的紛擾。梵志登說,布氏精於彈奏巨大管風琴(他是一名虔誠的教徒),早年創作以宗教音樂為主,他在管風琴旁寫曲。也許布氏從管風汩汩流出的大音流、延綿不絕的泛音,得到靈感,鑲嵌於《第八交響曲》之中,成為獨一無二的古典音樂作品(由於結構極為複雜,布氏的指揮家朋友不留情面地批評此曲不能演出,逼使布氏一改再改,出現了不同版本)。

  由十八歲起出任首席小提琴的梵志登,追隨過多名指揮大師,練成一身好功架,他對北京樂迷透露,「布八」中涓涓細流的泛音,餘音裊裊,就是他從指揮大師學來的絕學,助他通過「布八」,引領樂迷走過一趟昇華之旅。作為音樂的領行者,難以語言取代音樂,梵志登說:「於我而言,當語言無法表達深刻的極限,音樂就派上用場!我作為一個音樂家,盡量以音樂而非語言解說……」

  談「布八」的深意,梵志登把布魯克納與馬勒放在一起比較,「馬勒與布魯克納都在尋覓人生的意義,不同的是,馬勒談生論死,觸及人世感情,布魯克納就超越凡塵,如果有一條階梯引導人們走向天堂的話,布氏的音樂就是那道天梯,引領你接觸到天堂之光。」

  「布八」的樂思,由對死亡的迷思、愛情的追求,至解開一切死結,超越、昇華,只要帶 冥想的心情,靜聽音樂,就可觸及恆久之美!當今中國缺乏心靈信仰,「布八」引起樂團悸動。

  文、圖:劉國業

梵志登(右)與筆者(左)合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