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勤說禪

《靜觀》(布上壓克力,70cm×90cm,一九六二年)

  三年前,曾跟蕭勤有過一面之緣,當時他在香港舉行個展,便邀他訪問,成就一場從台灣、香港、藝術,談到外星人的天馬行空對話,字裏行間,你會發現這位台灣現代藝術大師的想法有多開闊和有趣,卻偏偏沒有提及禪畫、禪學,而這正好成了這次展覽、這個訪問的核心。又上一課了。

  蕭勤將於慈山寺舉行《禪。藝術 明光──向昇華致敬展覽》,特別挑選他半個世紀以來饒富禪機的重要作品,二月三日(六)及四日(日)另設研討會,蕭勤、香港音樂人趙增熹、歌手陳潔靈、舞蹈家及編舞家梅卓燕、台灣陽明大學腦神經科學博士王永順,將作演講及表演,慈山寺住持洞鈜法師亦帶領參加者進行禪修體驗,有興趣者可瀏覽慈山寺官方網頁(見附表)了解詳情。

  蕭勤不是任何教派的信徒,儘管他一直在讀與生命起源、精神能量、宇宙奧妙之類的書籍,也很喜歡看有關東方思想、哲學、玄學研究的作品,他內心相信唯一的真神。「我試試解釋以禪之思維和繪畫的一些想法: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須以無我、忘我的心境,諦觀『禪』與『 』(『氣』的古字)的境界,藉自然無為的筆勢和直覺性色彩所創造的『空靈空間』,來傳達宇宙大世界中無可名之的能量律動與變化。我想追尋並表現的,並非己身的禪境修為,而是與藝術的創造性相連結的禪境體悟。」

  蕭勤一九三五年生於上海,一九四九年赴台,其後入讀台北師範學校藝術科系,曾隨朱德群學習素描,也進入李仲生畫室研究現代藝術,上世紀五十年代與藝術家朋友成立東方畫會,舉辦一系列抽象畫展覽。六十年代前後,他開始對禪、道、老莊思想產生興趣,並試圖將東方的玄學思想及生命哲學思考,轉化為繪畫上的抽象形式。

  他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說過:「禪,並沒有教我如何去畫畫,而我的畫更不是在畫禪(即便有些人作如此的誤解);禪,只是讓我更清楚地看到我的內心,更自由地讓我的『本性』能活潑潑地呈現在畫面上,更無拘無束地讓這股本來就存在我內心的力量,來駕馭我的筆與顏色,它使我與我心中的力量合一。」

在 壞後重生
  一九九○年,他經歷了巨大頓挫,花了很長一段時間,仍無法擺脫這重大的打擊。但當他悟透之後,轉向性靈深處尋求精神創傷的自我度化,對生命意義的思索與探討在度大限作品裏。「人生至悲,莫若生死兩茫茫,由性靈默想尋求超脫與昇華的心境變化,在精神上極富東方生命哲學的『輪迴』內涵及宗教性的救贖意義。」在刻骨傷懷但永不絕望的生命思考中,他「悟」出了死即是生。

  好像《在永久花園的Samantha-1》,他在畫幅中以帶狀的留白,來分隔燦爛鮮艷的色面,彼岸則以一種龐大的存在感出現,「花園」既非真實的自然,亦非虛幻的想像之域,更像是一個反照與折射主體思緒的鏡屏,是他內在蘊藏無限力量的一方心田。「我親愛的女兒Samantha,當她生命在此生結束後,便走入『無限』的大境之中,生命能量循環往復,永不消失。一切的不幸、死亡,終將在 壞後重生。所以Samantha沒有離開,只是不在。」他便是這樣藉 繪畫及自我意識的不斷錘煉,追求一種超越死生局限、天人合一的廣闊境界。

  最有禪機的作畫經過?「有一幅作品,沒能安排於此展展出,在創作這幅作品時,無形中頓悟與禪修完全在一個空間裏出現與實現。那是很奇特的『禪機』吧,說實話,我今天第一次用『禪機』這形容詞,形容得真好!」

  那麼多年來,蕭勤一直在繪畫裏探索生命之旅,還有宇宙間神秘力量,至今有沒有答案?「答案是有,也沒有。所以仍在不停探索,因而也讓自己處於不停成長的區域裏。」尋尋覓覓,殊途同歸,繪畫以外,也海闊天空,「繪畫絕對是屬於大家,但不是進入禪的世界唯一路徑。」願諸君各自修行,各有頓悟。

  文:黃子翔  

  圖:慈山寺

《禪。藝術 明光──向昇華致敬展覽》
日期:2月3日(六)至11日(日)
時間:9:30am至5:00pm
地點:大埔慈山寺
網頁:www.tszshan.org/zenart

《明光──向昇華致敬》(布上壓克力,140cm×90cm,一九九○年)
《飛越永久的花園-21》(布上壓克力,110cm×250cm,一九九八年)

蕭勤一九三五年生於上海,一九四九年赴台,曾隨朱德群學習素描,也進入李仲生畫室研究現代藝術。
《在永久花園的Samantha-1》(布上壓克力,140cm×110cm,一九九九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