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領風騷

富藝斯去年底專程將《睡眠中的裸女》帶到香港預展。

  2017年中國藝術拍賣終於出現了第一個「一億美元戶」──齊白石的《山水十二屏》,而保持了兩年世界最貴藝術拍品紀錄的畢加索雖拱手讓位予《救世主》,但依然穩坐價格最高的現代藝術家之位。兩位二十世紀中西方藝術大師各領風騷,可惜兩位沒有機會見面,未能譜出中西現代藝術界的一段精采插曲。

  中國藝術界流傳這樣一個故事:一九五○年代張大千曾三次拜訪畢加索,最後一次終於見到面,畢加索拿出幾本畫冊,全是齊白石的作品,並向張大千誇獎齊白石。畢加索甚至說:「我不敢來你們中國,因為你們有一位齊白石。」無論是否有誇大,畢加索欣賞齊白石一事倒是毋庸置疑。兩位大師其實有不少共通點:兩位都長壽而多產,齊白石生於一八六四年,歿於一九五七年;畢加索出生於一八八一年,歿於一九七三年,屬於同期,兩位都是拍賣會的寵兒,特別是畢加索,作品在他生前已經得到市場關注,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在拍賣場上受到追捧,多次刷新成交紀錄,二○一五年,紐約佳士得以一億七千九百多萬美元拍出他的油畫《阿爾及爾的女人(O)版》,成為史上最貴的藝術拍賣品,雖然兩年後被《救世主》打破,《阿爾及爾的女人(O)版》依然穩守第二位,而十大最昂貴藝術品中畢加索佔了四幅。齊白石作品雖然因為贗品太多影響了價格,不過他與傅抱石和李可染鼎足而立,是近現代國畫身價最高也比較穩定的藝術家之一,《山水十二屏》以九億多元人民幣成交,刷新了個人與中國藝術品的拍賣紀錄,與當年對他表示欣賞的畢加索再次有微妙的交接。

  畢加索據說十分欣賞齊白石的大寫意作品,對齊白石筆墨下的花鳥蟲魚不用 色卻栩栩如生,躍然紙上,感到十分佩服。齊白石寄情日常之物,魚蝦瓜果、農家生活都是他的寫畫對象,筆墨有力,用色大膽;畢加索的作品類型雖然有油畫、雕塑、版畫等,但最為人熟悉的是不同時代的人像畫,不少經典作品皆是女性畫像,當中固然少不了他的「靈感繆斯」──多年愛人瑪麗-德蕾莎-沃特(Marie Therese Walter)。他們在一九二七年巴黎街頭偶然相遇到分手的十年,不少人認為是畢加索創作生涯最重要的十年,他以瑪麗-特蕾莎為模特兒的作品充滿實驗性,無論在色彩和構圖都流露出澎拜的愛意和激情,去年11月曾經在香港展出、將於今年3月在倫敦富藝斯拍賣會登場的大型作品《睡眠中的裸女》就是其中代表作。

才子風流
  根據富藝斯的專家表示,這幅作品在芸芸瑪麗-德蕾莎的作品中尺寸很大,而且是少有的橫度,混合了素描和油畫元素, 條流麗,以不同角度表達模特兒的睡姿,幾乎有一種錄像的感覺,觀眾隨 條的變化好像看到模特兒在翻身,營造了一個十分親密的空間和關係。作品在一九三二年完成,在前一年西班牙頒布憲法,婚姻和離婚的法例改變,也許讓畢加索夠膽公開與瑪麗-德蕾莎的不倫之戀,並且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他的愛意。假如大家錯過了欣賞這幅名作的話,還有機會。畢加索另一幅瑪麗-德蕾莎的作品將於1月底在香港蘇富比預展。與《睡眠中的裸女》一樣,一九三七年創作的《戴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子》可以說是兩人關係的印記,不同的是,前者創作於兩人熱戀期,後者則是兩人關係開始變化、有另外一個女子介入的時期。作品色彩鮮艷,輪廓卻不是原來的溫柔,而是像刀刻一般的稜角,臉上有一滴眼淚,更有一個影子,彷彿就是畢加索的另一個戀人。

  畢加索刻意模糊分別來自兩位繆斯的風格,充分反映重疊與矛盾的狀態,既是畢加索藝術創作的精華,也是他「多情」的寫照,就如他自己所說:「如女主角看到自己正要從畫作中離開,她一定感到非常痛苦。」畢加索愛情故事比作品還精采。有趣的是,白石老人曾三次娶妻,八十多歲還生孩子,甚至臨終前還打算娶一位年輕姑娘。真是才子風流,古今中外都一樣。

  看 兩幅瑪麗-德蕾莎畫作,突然很感慨。兩幅作品記錄了一段外人看來浪漫而精采,甚至影響了一代大師藝術發展的愛情故事,然而到了最後女主角黯然淡出,對這位當年在巴黎街頭遇見畢加索時候只有十幾歲的女子來說,一切是否只剩一段傷心回憶?

  文:蘇媛

   圖:蘇富比拍賣、富藝斯拍賣、保利拍賣

畢加索的另一幅作品《黃色背景的女性頭像》將在3月香港蘇富比展售。
將在1月底在香港蘇富比預展的畢加索作品《戴貝蕾帽、穿格子裙的女子》。

2017年中國拍賣完美收官之作──齊白石的《山水十二屏》(部分)。
2017年中國拍賣完美收官之作──齊白石的《山水十二屏》(部分)。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