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立方體內的世界

普萊森在柏林居住及工作。

  過去十年香港與內地的藝術市場火爆,直接促成了畫廊和藝術博覽在本地的發展。十年前香港專攻當代藝術的畫廊寥寥可數,只有幾家,今天已經超過一百家,其中不少是實力雄厚的過江龍。

  近年在香港插旗的國際畫廊大多集中在中上環一帶,後來擴展到香港仔和柴灣一帶,去年中環新藝術地標H Queen's落成後,為畫廊提供了黃金地段新土地資源,成功吸引新畫廊進駐,包括有二十五年歷史、在紐約起家的卓納畫廊,似乎沒有給香港的天價租金嚇怕。就像六年前在香港開業的白立方畫廊,亞洲區總監周曉雯承認租金的確佔經營成本相當高比例,不過在香港寸土尺金的環境下,這種高樓底、通兩層的中環鋪面真的有錢也未必租得到,相信畫廊對場地也是相當滿意。

  白立方畫廊位於中環干諾道中海旁一隅,以香港的標準是相當寬敞,而且貫徹了「白立方體」的極簡設計風格,別具一格。第一家畫廊在1993年在倫敦開業,香港是英國以外第一家海外畫廊,在2012年開業,目前除了英國和香港,巴西聖保羅市也有一家。

  香港開業展覽是英國著名二人組合Gilbert & George,其後陸續舉辦了近三十個展覽,藝術家來自歐美、亞洲及中國各地,是一家相當國際化的畫廊,介紹的藝術家水平很穩定,其中有國際知名的大師級人馬,如Tracey Emin,也有些香港朋友可能較為陌生「冷門」的藝術家。不過暫時似乎還沒有香港藝術家。周曉雯表示:「白立方畫廊的業務和客戶很國際化,香港可以說是整體的延續。當然我們有很多香港和亞洲的收藏家,他們對各類型的藝術都很感興趣,而且擁有相當豐富的知識,所以我們集中為他們介紹不同類型的創作媒體和藝術家,除了我們畫廊代表的藝術家外,我們也會通過一些合作計畫把其他藝術家介紹到香港畫廊,去年9月中國前?多媒體藝術家王功新的展覽就是其一。」

普萊森的作品色彩鮮艷卻帶?詭異的感覺。

戰爭如此殘酷
  目前正在白立方展出的德國藝術家馬格納斯‧普萊森(Magnus Plessen)應屬於比較冷門。作品系列名為《從軍隊食堂到戰亂,胡穿亂脫》,是這位生於「六十後」卻深受兩次世界大戰影響的藝術家,一次對戰爭相當沉重的批判。部分油畫作品類似拼貼,畫中人看似拼貼公仔,姿勢和動作都很不自然,又有點像崩壞的模特兒人形,細看可以發現這些人物都支離破碎,然後看似無章法一般被拼湊在一起。普萊森的創作原型是一本在1924年出版、輯錄第一次世界大戰傷兵照片的反戰作品《反戰之戰》,書中暴露自動化武器對人體造成的嚴重傷害,並無任何修飾,開創先河。

  他多年前看到這本書後久久不能忘懷,在作品探索傷兵「重建」的身體,例如新增的面部特徵與義肢,他以黝黑、灰、綠和肉紅色等對比色調,描繪飄浮在半空的四肢、頭、手和胸,以及花盆水果等物體,這些物體有時變成裸女的形態,卻是空洞、蒼白、扁平,恍如破碎而隨意整合的洋娃娃,雜亂無章,但同時有一種詭秘的性暗示。普萊森以十分沉鬱的聲?說:「參戰的士兵大多是年輕小夥子,拖?受傷的身體回家,身體已是殘缺,但是內心他們還是正常的年輕人,一樣對異性和性愛有憧憬和盼望。」聽完這番解釋再看作品的人物,突然感到莫名恐懼和無限同情──戰爭如此殘酷,對人的傷害又豈止肉體上?

  像普萊森這種作品並不討喜,但是有思考空間,是個很有意思的展覽。香港的藝術市場吸納了像白立方這種畫廊,也許對香港本地藝術家並沒有即時的直接幫助,不過作為藝術愛好者,香港有愈來愈多高水平的國際畫廊與博覽會,總是好消息。

《從軍隊食堂到戰亂,胡穿亂脫》
日期:即日(2月8日)到3月17日(六)
時間:星期二至六/11:00am至7:00pm
地點:白立方中環干諾道中50號
網頁:whitecube.com

文:蘇媛  圖:蘇媛、由白立方和藝術家提供

香港白立方畫廊的地方十分寬敞。
藝術家親自介紹作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