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匠心獨運

  • 藝術家三十天創作 小燈人 守護香港

    2018-01-15

      繁忙街道上,一盞一盞工程燈閃個不停,但擦身而過的你未必會留意,可本地藝術家Kila Cheung(章柱基)卻將這沒有生命的物件創作成造型可愛的「小燈人」,並用三十天時間將之放在三十處不同地點拍照,他謂小燈人有 見證時代變遷和守護香港的使命!形狀像人萌創意  曾獲香港設計青年才俊獎的Kila,正於尖沙嘴「海港城‧美術館」舉行首個個人展覽《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一閃

  • 世紀工藝 香江彩瓷傳奇

    2018-01-11

      沒有現代化的生產設備,從前的瓷器餐具得靠老師傅一筆一 繪製畫圖上色,當中有九十年歷史的粵東磁廠(磁乃清朝至民國通用字,與瓷共義,現今日本仍沿用),是香港第一家,也是目前本地僅存的手繪彩瓷廠,不少達官貴人甚至當時港督夫人也慕名光顧。磁廠第三代傳人曹志雄,見證 行業發展與輝煌時期,最近於時代廣場舉辦展覽時憶起往事,笑得開懷。老闆夥計同撈同煲  「小時候在磁廠幫手,甚麼都做,師傅畫好,我便在旁幫手填

  • 鏡中人

    2018-01-03

      在一家規模不大,食客也不多的小餐廳裏。「謝謝你仍願意跟我見面。」他低下頭,大口的把咖啡吞進肚子裏,猶如喝酒壯膽一樣,道出心底話。「唔?」跟他剛好相反,她彷佛刻意待慢桌上那杯咖啡似的,左手拿起盛滿水的杯子,呷了一口,「我沒想過要避開你啊。」看似親切,但語調卻跟淡然無味的清水沒兩樣,只是他不介意,反而覺得放下心頭大石。「那就好了。」畢竟,分手後,他們已經超過五年不見了。  「你好像一點都沒有改變。

  • 又去日本,唔好啦!

    2018-01-02

      如果你準備跟一位公子與一位才子食晚飯,只要帶耳朵去就夠,莫說是嘴巴,連信用卡都可以安放在家中。  坐我身邊的公子淳,剛剛泊好他的紅色開篷跑車,據說這位駕幾百萬元豪車的有錢人,絕不假手於代客泊車,不是因為小心防範,而是他篤信即使周末的灣仔、銅鑼灣,只要多轉兩個圈必然等到街邊咪表位,慳得就慳嘛。  公子淳見到我一臉不屑,馬上又重複那兩三個故事︰「辰哥,你唔好見怪,因為泊車遲十零分鐘好平常,你知唔知

  • 他們的聚會

    2017-12-20

      年輕人推開酒吧大門,感覺熟悉又陌生,好像來過這裏,好像不,也罷,酒吧都長成一個樣子。除了一個坐在吧桌前、背 他的客人,酒吧裏空無一人。連酒保、職員都沒有,但年輕人還是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年輕人不知道為甚麼知道,他跟某人,或某些人約好了,這家酒吧、這個場景也是為此而生,沒有其他別的人,也合情合理。  「你來了。」那位客人發現了年輕人,側側身,點點頭,低聲地跟他打招呼,然後又自顧自的喝啤酒。由於聲

  • Mark Boddington 木製家具珍罕演繹

    2017-12-07

      近距離欣賞過Mark Boddington的作品,筆者斗膽稱他為木材之神,上帝用泥土創造人類,Mark卻為木材賦予生命,還給它們精采的「一生」。Mark創立的品牌Silverlining,三十多年來一直為皇室貴族、知名人士及億萬富豪設計家具,他的Creativity meets Craftsmanship概念,利用天馬行空的製作手藝和高科技材料,巧妙保存傳統工藝。  很想擁有Silverlin

  • 丹麥之醉

    2017-11-13

      廣告有云:「嘉士伯,可能係世界上最好嘅啤酒」。  我對嘉士伯啤酒可沒那樣着迷,早前來到丹麥哥本哈根,也沒計畫購買相關手信、到訪相關地方(嘉士伯就是來自丹麥),碰巧一位行家的朋友在當地嘉士伯工作,願意招呼我們在嘉士伯總部閒遊,我們便卻之不恭。  這個偌大的地方,有博物館、舊的釀酒設施、辦公室、商店等等,走茖拷荂A會看到相關人物的雕像,還有巨型酒桶裝飾。她說這個地區將會給重新築成一個綜合性文化藝術

  • 頭髮的魔力

    2017-10-12

      初見冰島藝術家Hrafnhildur Arnardottir正在冰島國家美術館展出的作品時,我想起小時候常吃的棉花糖。五彩斑斕的、膨脹的,隨心所欲、不管不顧地延展。   後來才知道,那些雲彩一樣漂浮隨性的物體不是棉花糖,而是用人的頭髮製成的。   這讓我覺得有點怪。剪落的、被遺棄的頭髮,為何成了藝術品?   Hrafnhildur對於頭髮的興趣,來自小時候一次剪髮的經歷。那年

  • 王無邪 遊子水墨

    2017-10-12

      造訪王無邪位於香港仔的工作室,布局一外一內,一動一靜,外邊猶如一個小型展廳,或掛 或放置他的畫作;裏面是他的畫室,一堵長長的塗滿灰黑墨 的牆壁,是他的「畫架」。「我是學西方繪畫出身,垂直來畫,跟畫油畫差不多。反正大幅一點的畫作,也納不進畫架裏。」年逾八旬的他,作畫時仍然是站立 的,拍照時請他即席揮毫,他一手端 毛筆一勾一勒仔細為畫紙 色,一手提 盛了深淺濃淡不一墨水的墨盤,姿勢利落,畫了幾筆,

  • 不讓鬚眉

    2017-10-06

      談到甚麼「主義」,免不了有學術、歷史和社會環境的背景,容易變成一種似是而非甚至有點濫情的標籤,「女性主義」(Feminism)也不例外。  「你認為自己是女性主義者嗎?」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行政總監孟淑娟回答得非常謹慎:「可以說是,但是如果你兩年前問我我會回答不是。我當然支持爭取維護女性權益,可是女性主義的定義是甚麼呢?這種稱號似乎包含太多包袱。不過看到過去兩年國際上發生的事情令我改變了。」孟淑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