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引路 當代創作的數碼表達

卡娜的《當我們消失於虛擬之中》。

  當科技滲進我們生活每一個角落的時候,當代藝術有怎麼樣的數碼表達?今年年末,本地不乏科技跟藝術合奏的展覽舉行或作品展示,藝術家、策展人、藝術觀眾,齊向科技探索。在科技奇觀的華麗背後,創作有沒有更好表現與發揮?藝術成分有沒有被削弱?

  今時今日,無論接收、傳遞資訊,以至生活各種體驗,我們彷彿活在虛擬世界裏。今年,科技結合藝術的展示特別多,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聯同香港恒生大學(前為恒生管理學院)人文社會科學學院聯合主辦了「擴增實境公共藝術計畫」,展場遍及香港都市空間。香港藝術中心亦將於十一月十七日(六)及十八日(日),上演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VR)體驗劇場《The Cliffs of V》,這也是法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與本地合作單位聯辦的《數碼創新月》節目之一,精采節目,還包括剛落幕的《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之《實驗J場──虛擬法國電影體驗》等等。

  近日本地也有一個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AR)展覽,紐約梅隆銀行現於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辦的《別境Liminal Encounters》,便突破傳統藝術展覽、展場的框架,讓藝術品遊移於真實虛擬之間,帶給觀眾獨特的觀展體驗和衝擊,展期至明年一月六日(日)。傳媒導賞團當天,一眾來客手持由大會提供、內置應對應用程式的手機,在不同展覽地點的「座標」來回掃描,對應影像便在手機屏幕閃現,配合科技奇觀,現場氣氛十分熱鬧,大家都對這個新嘗試、新玩意大感興趣。

興奮過後又如何?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藝術館策展人黃熙婷(Joyce)不諱言,這麼大型的科技跟藝術結合的展覽,為亞洲協會香港中心首次,也是該中心第一次利用戶外空間舉辦同類展覽,挑戰很大。她一語道破展覽意義:「AR展覽必須讓數碼影像與現實有所關連、互動,才有意思。在任何地方浮現不相干的影像,是不合適的。」但籌劃難度也由此起,譬如怎樣在紐約梅隆銀行芸芸藝術收藏中,挑選適合是次展覽題旨,還有跟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歷史背景(即軍事歷史)與戶外環境配對的作品,就不是易事。

  這次展覽,主辦方還委約三位本地藝術家進行創作。一九八九年生於中國廣東省、在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的香港藝術家卡娜,便是《別境Liminal Encounters》參展藝術家之一,會寫程序的她,對科技十分 迷,過往的創作媒介也多跟科技有關,曾做過VR作品,亦涉足追蹤系統(Tracking System)、生物藝術(Bio-Art)等等,卻是第一次創作AR作品,這次她想出了很多方法去解決科技問題,好像《當我們消失於虛擬之中》有一幅巨型牆身,「愈大的標記(Marker)愈容易被辨認。」作品置於室外,她坦言無論天氣抑或環境,都對AR作品構成影響,「每秒鐘都有變化。」她的作品還跟旁邊屋頂的Antony Gormley人形雕塑呼應,讓創作融合現場環境。

  她指很多藝術家想以科技配合創作意念,但科技本身存在局限性,藝術家亦須對該科技充分理解,故最後可能適得其反,落得以意念遷就科技的尷尬局面,「與科技無關的創作,可能較純粹。」科技無疑具前瞻性,作為當代藝術家,不能繞過科技問題,怎樣活用科技、處理科技,也是不能迴避的問題。她打趣比喻:「你不能喝醉酒做藝術。坐在電腦前,怎樣運用軟件、如何除錯(Debugging),你都必須充分理解。當處理好了技術,才講創作。」

藝術人須反思
  在創作過程中經常接觸科技的卡娜,似乎沒特別替AR講好說話:「AR不是很新的科技,不少藝術家都曾有嘗試,但效果參差。」她又談到VR,「戴上裝置,這個過程就叫人很納悶。如果沒辦法把科技做到一步到位、一按即是,我未必會選做這類創作。」她現時對時基藝術(Time-Based Art)更感興趣,例如動畫、錄像、動態藝術(Kinetic Art),少以互動技術去表現創作念頭,「你見到作品在動,一定會很興奮,但興奮過後又如何?這是當代藝術家、觀眾必須反思的問題。」現居柏林的她,指當地發展的新媒體藝術十分頂尖,直言沒怎樣在香港看到「走得很前」的藝術品及藝術展覽,歸根究柢,除了資源、資金有限,香港也沒有生出科技跟藝術結合的氛圍,創作門路狹窄,「但香港人是有那種觸覺。」

  不過,以科技結合藝術,其中一大優勢,肯定是吸納年輕人。Joyce笑 說:「與時並進,讓博物館變成一個沒那麼死板的地方。」將於明年一月啟幕的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去年便以虛擬實境技術製作戲曲中心之旅,讓參加者「走進」提供親密觀演經驗的茶館劇場,並在大戲院與其他「觀眾」一起欣賞戲曲演出,這個製作剛獲得《Marketing Excellence Awards 2018》「Excellence in Use of Technology」類別銀獎。此外,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六廠)亦設全新虛擬實境體驗《回紡》,帶領參加者重溫香港紡紗行業昔日的光輝,以沉浸體驗重新建構的舊紗廠廠房。這類由科技接通的虛擬體驗,在陸續落成的新文化地標裏,或將有更多有趣應用。

  既然生活不能沒了科技,在藝術領域裏,由科技引路,會否敞開新氣象?「就一步步來吧,總不能立即就要求本地科技結合藝術的生態蓬勃。」Joyce結語。

  文:黃子翔

  圖:黃子翔、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參觀者手持由大會提供、內置應對應用程式的手機,在不同展覽地點的「座標」來回掃描。
黃熙婷(圖右)與卡娜(圖左)分享策展和創作體驗。

對應影像在手機屏幕閃現。
去年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以虛擬實境技術製作戲曲中心之旅。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實驗J場──虛擬法國電影體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