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viar House」嘗魚子醬三文魚晚餐

配魚子醬的Condiments

  「Caviar House & Prunier」(簡稱Caviar House)始創於1950年,是賣魚子醬的國際名牌,在倫敦、巴黎、紐約、東京和香港等十多個城市都有分店,每次在倫敦希斯路機場我都過門不入,經過便算,皆因魚子醬是海中黃金,價錢貴到飛起,看後不買會心思思,為免抑鬱,還是不進店細看為妙!

  最近大國手夫婦搞了個飯局,地點竟然是在太古廣場三樓的「Caviar House」,晚飯前先上網查看餐牌,發覺套餐菜式通常只有湯、十克魚子醬、蟹肉番茄麵和甜品,有點擔心飯後可能要去食碗雲吞麵!七點半到達「Caviar House」發覺原來是老闆Alice請客,食的是非一般嘗味晚餐,大國手是品酒專家,一早為我們帶來幾款絕世好酒,包括Des Guisses 1979和Krug Grande Cuvee 1989的香檳、1982年的Trotanny紅酒、2006 Dujak布根地紅酒和Pori Ellen威士忌,未飲已經有半醉的感覺。

  我們坐在角落的十人餐 ,首先食鎮店之寶伊朗Beluga魚子醬,上次食此物已經是幾年前,一食傾心,滋味念念不忘,Beluga是最昂貴的魚子醬,來自伊朗Caspian Sea,比黃金還要珍貴,經理Joyce小心翼翼用貝殼小匙把金黃的魚子放在我們手背虎口位上,欣賞三秒後直送口中,香滑鹹鮮的味道在舌頭與上顎之間爆發,跟冰涼香酸的四十年香檳是絕配,幸福感覺爆棚。 上有配魚子醬的洋葱碎、蛋白、忌廉和法式小薄餅,此等Condiments對我來說看過便算,皆因我愛的是魚子的純真味道,而非洋葱和蛋白。

  食完Beluga,當然也要試試Prunier的入門版本魚子醬($880/三十克)、Oscietra($2,150/五十克)和Paris($3,000/五十克),款款都不錯,有緣食到真要感恩。隨 食的是南非鮮鮑,每人一大隻,用冰鎮 ,冰涼爽滑,跟Prunier魚子醬同食,鹹香迷人,味道跟乾鮑不遑多讓。下一道菜是蒜焗波士頓龍蝦配蟹肉番茄醬汁蒟蒻麵,蒟蒻麵據說是健康食品,食極難肥,其實健康與美味通常只能任擇其一,蒟蒻麵淺嘗即止,還是真正意大利麵吸引得多!

  主人家醒目非常,看到我對龍蝦和蒟蒻麵沒有興趣,即時為我們奉上Balik Salmon,我們食的是「Tsar No.1」沙皇一號Balik三文,這是「Caviar House」的招牌三文魚,在瑞士阿爾卑斯山上以傳統俄羅斯方法用山中古木煙燻,原條厚切,鮮香迷人,飲杯極品香檳,快樂得難以形容。更開心是好友祥仔Ricky突然出現,原來他跟Alice是多年好友,今夜特別前來為我們做壓軸主菜「Berner Platte」,這是湯菜,鐵鍋湯內有啤酒腸、蒜頭腸、辣牛肉腸、厚切煙豬腩、牛 、薯仔和椰菜等,牛 跟豬腩肉香滑鮮甜,配1982年的Trotanny紅酒無以尚之,太座獨愛吸盡肉湯精華的椰菜,食個不停。

  甜品是靚女醫師買來的缽仔糕,這是我童年時的至愛,多年不見,今夜重逢當然要多食幾片,加杯手沖的香濃Expresso咖啡,人生夫復何求!半醉的謙謙一面把手中的Port Ellen威士忌飲完,一面在哼 他的首本名曲《What a Wonderful World》,今夜才知道在「Caviar House」內世界原來是這樣美好!

Berner Platte超好味
Balik三文魚

波士頓龍蝦配蒟蒻麵
南非鮮鮑配魚子醬
四十歲的極品香檳
●跟祥仔、主人家Alice(左二)及經理Joyce(右一)合照。
●太座望?手背上的魚子醬笑逐顏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