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quet Droz新表抵港 優雅微型機械

  鐘表機芯技術除用於顯示精準時間,還可製作出不同機械玩偶。早於三百年前,瑞士Jaquet Droz已有這個概念,廠方把時計與玩偶融合一起,製作了多個驚世的座鐘。今天,他們將機械微型化放入腕表中,同時保留優雅傳統。早前位於海港城全新專門店開幕,幾枚新表到港,品牌行政總裁Christian Lattmann亦親身來港介紹非凡微型機械。

  腕表機芯發條與齒輪之間的活動,其實可變化出很多不同機械,Jaquet Droz早於三百年前已洞悉這個藝術,把時計與玩偶融合,推出很多天馬行空設計,最著名是一米高的機械玩偶,能夠在紙上寫出當下時間。另外,十七世紀中期的鳥籠座鐘,更多次於拍賣會上創出佳績。

  Jaquet Droz玩偶時鐘突破時間顯示界限,吸引不少世界皇室貴族注意,特別是中國清朝年間的帝王,多次從瑞士購入Jaquet Droz巨型玩偶鐘,更特別訂製全球唯一作品。現時北京故宮博物館中,仍然收藏多座Jaquet Droz珍品。

  十九世紀,腕表開始流行,Jaquet Droz面對大環境轉變,仍然堅持傳統,將複雜玩偶機械放入腕表,但以當時技術可說是高難度挑戰。近數十年,品牌引入大量先進技術,令腕表更耐用,就算極複雜的三問玩偶表款,維修保養與一般機芯一樣容易,更可作日常生活上佩戴。

  早前尖沙嘴海港城全新專門店開幕,品牌行政總裁Christian Lattmann親自帶了幾枚新表到港,包括今年焦點Magic Lotus Automaton,令用家有如置身靜謐禪意花園,細賞大自然各種美態。表面的花卉與植物縱橫交錯、生動錦鯉等,工序極多,據知整枚表的研發時間超過三年。

Magic Lotus Automaton
  這款自動玩偶作品,配備自家設計和組裝新機械,可上演超過四分鐘的活動場景,Christian表示,四朵蓮花分別代表四季,亦是生命不同階段。蓮花圖與水流分別懸於第三個及第四個旋轉外盤上,呈現出潺潺不息水流,而錦鯉是安裝在微縮活動裝置,可擺動尾部,亦可上下浮動,並可下潛到蓮葉下方。三時位置珍珠母貝蓮花花苞,以立體手法刻畫,包 金質花瓣,值得留意是花瓣先以珍珠母貝雕琢,再覆以半透明彩繪薄層。

Tropical Bird Repeater
  表面是一個大自然的自動玩偶場景,當中有大量雀鳥及植物,包括孔雀、熱帶葉子、蜂鳥、犀鳥、蜻蜓及瀑布,每個玩偶是人手雕刻,再鑲於白色珍珠母貝表面上。當啟動三問報時,以四種不同場景顯示,每個場景持續十二秒,包括運行瀑布、盤旋小蜻蜓,而每秒揮動翅膀四十次的天堂鳥更是表壇上罕見的專利技術。

Grande Seconde
  搭載專屬的單按計時機芯,其跳秒大秒針根據十八世紀品牌創辦人摯友Jean-Moyse Pouzait設計製作。象牙白色表面是大明火琺瑯工藝,計時分鐘和秒鐘刻度採用藍色低溫琺瑯製成,清晰易讀。小表盤以8字造型排列,避免日期指針阻斷秒針中軸,簡約又有韻味。

Grande Seconde Dual Time
  這表有與別不同的兩地時(Dual Time)顯示,以自家著名8字形表面排列,中央是北極所見的五大洲平面圖,又稱極地方位投影,具獨特逼真感和立體感。表面下半部是二十四小時原居地時間顯示,再被分為兩個十二小時區間,演繹白天和夜晚,日期則以紅色指針顯示,用家透過單一表冠,可簡單設定不同時區時間。

  文:伍旋卓
  圖:黃頌偉、蔡建新、品牌提供


表面圖案由多層不同溫度的琺瑯構成。
品牌不少懷表曾是中國清代帝王的珍藏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