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寺內,以刀剮心

  「等」:是竹林下的一所寺廟,主幽靜。
  「忍」:是以刀剮心,戒急戒躁戒妄動。
  兩樣俱難,卻是點與點之間,必須具備的條件。時機未到,恁教你有通天徹地之能,也給人制得死死的,無從發揮。
  如果不信邪,一定要強行呢?提早出山,輕則丟臉,重則破敗。
  算命者可以告訴你:應該幾時動,幾時收?或應幾時大舉出擊?或小注怡情?都可以有個大概範圍。
  但是「等」之時,應如何自處?以及「忍」之時,應如何保持耐性?則是個人的修養問題。
  有些朋友選擇讀書進修,亦有趁機結婚生子女,組織家庭,也有些朋友甚麼也不做,乾脆環遊世界去。
  做人做到咁上下,才知道,很多時候「不做」比「做」更重要,「不出聲」又比「出聲」更重要。
  在錯誤的時候,錯誤的處境,瞎拼搏,瞎張羅,亂拋媚眼,徒白費氣力,反而給外間留下壞印象,還慘被標籤為錯誤陣營。
  可見「忍」與「等」的重要性。當中之難處,亦有體會:一向慣活躍、張揚、高調的朋友,忽然要停下來,從熱鬧好玩的名利場,急轉直下,進入幽深孤寂的竹林寺廟,試問怎能適應?
  有人可以隱忍十年,至新領導登場,才出山。傍人皆羨慕他進退從容,其實他正是深諳「等」、「忍」二字訣的精髓所在。
  期間,背後的煎熬:孤獨、不忿、被離棄、被忽略的感覺,怎會好受?但一定要忍下去。
  在點與點之間,我們常提及資源,和儲備的重要性,足以支撐漫長的過渡期。
  此外,還要是個人修養。縱使背後有金山、銀山、靠山,若然沉不住氣,輕舉妄動,一子錯,牽動連串錯誤反應,到頭來,只剩下滿盤落索。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