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烈火攻鼻的不滅記憶

  可還記得,兩日之後的七月十七日,正是西環觀龍樓縱火案一周年?

  當日,其中一座的十三樓D單位,遭對面住戶縱火,令男戶主跳樓身亡。他剛接來港六日的二十六歲妻子及三歲半女兒,慘被燒死。

  而縱火的許姓住戶,六十三歲,有精神病記錄,亦被烈火吞噬,事件造成四人死亡,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

  一年快過去了,香港生活超急促,相信許多人已遺忘。

  可是對住在同一層樓,正在事發單位對面的朋友水水,卻沒法忘記。直至現在,她進出大廈走廊,或是乘電梯上落,鼻端仍「嗅」到一陣烈火焚燒的 味。

  初時,她以為是大廈的清潔工夫不足,期待經大力洗刷,再過一兩個星期後,那種 味會逐漸消散。

  可惜,卻沒有。實情是每當她踏入大廈內,或經過附近環境,那種火燒的氣味,自然攻鼻襲人,於是她開始省悟:並非烈火焚燒的氣味留痕,而是那種強烈的嗅覺,已進入其記憶系統,並從此封存。

  換句話說: 味不是客觀存在,而是她的主觀記憶。許多人的記憶是景象,或畫面,其實除了視覺(眼)之外,耳、鼻、舌、身、意,俱可以連接記憶。

  像筆者寫《血染的記憶》(六月十日),朋友咖喱上小學時,曾路經元洲 幼稚園的兇殺現場,三十五年後,她仍記得那種血腥的味道。

  同樣是嗅覺(鼻),水水記得卻是焚燒的 味。事發當日凌晨,她在屋內熟睡,忽然有強烈氣味攻鼻,令她驚醒,遠見對面單位火光熊熊,同時聽到火警鐘響,才省起是火災,連忙抓起錢包及證件,迅速往外逃。

  危急之中,她還走遍同層樓的住戶,逐家拍門示警。不料,眾鄰居其實已離去,只剩下她,孤零零一個,若不是有嗅覺感應,救她一命,恐怕亦已葬身火海。或許,正因如此,那特殊的氣味,經年縈繞不去,已成為記憶的一部分。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