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我們曾經騎馬

  朋友三三,任股票經紀,非常擔心工作被AI(人工智能)取代。

  

  舊同學小松,任中藥研究員,希望找一份安定長久的工作。

  以上兩位,俱是專業人士,俱是三、四十歲,年輕有為,卻似是患了「恐懼症」,長期情緒低落,長期活於惶恐之中。

  他們的憂慮,並非全無根據。像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大通,剛宣布其新AI系統LOXM,今年在歐洲試用,效果理想,推而廣之,第四季將在亞洲及美國地區登場。

  應是金融交易史上,將成本降至最低的創舉。原因是客戶,不想再承擔中介費用,寧願交收自動化。

  估計華爾街將有二十三萬人失業,被AI取代,部分工種將永遠消失。照這樣發展下去,影響範圍可以擴散至傳統的高端行業:法律、會計、醫療,以至傳媒等等。

  難怪三三發愁。至於小松,應乾脆告訴他:「趁早死咗條心。」穩定長工?許久、許久,已沒聽過這回事。

  上世紀,大戰後,中國行社會主義大鍋飯,人人有飯吃,永無炒人。日本企業亦行終身僱用制。美國則是打工仔天堂,普通一名藍領,像福特汽車的基層技工,月薪可以高達四、五萬港元。

  及至二○○八年,金融海嘯之後,一切大不如前。銀行從業員遭鄙視,工人被集體裁減,退休金還要被投資經理蝕光。

  憤怒?是。無辜?是。但更多是無奈。即使你將有關人等,全數抓起來,將他們判坐牢或打靶,俱於事無補。

  不如趁年輕力壯,趕快找生路。正如上世紀初,當汽車尚未普及之時,我們的主要交通工具,只有騎馬及馬車。

  但是當人人改乘汽車後,那些優良的馬匹、馬伕、練馬師等,一定是統統失業,試問他們又何去何從?

  殘酷?是。不公?是。卻正是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要生存?唯有盡快適應,以及積極找生路。須知一業廢,必定另有一業興。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