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鄧永鏘

  原定,整個農曆七月寫鬼故事,不幸名人鄧永鏘David Tang離世,唯有請各位老友暫讓路,先撰文一送鄧君。

  時間要回到一九九四年。「上海灘」剛創立,將中國民初服從國貨公司裏拯救出來,成功時尚化。

  當時,香港仍被回歸的陰影籠罩。鄧永鏘的另一品牌「中國會」,早於一九九一年在舊中國銀行開業,風格調皮、明艷,而不失莊重,非常之後現代主義,當代無人能及。

  那應該是鄧君最得意的時期: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約訪問,當然在中國會,暢談事業、人生、大志向等。後來,替前《東周刊》做「親子情」訪問,題材比較溫馨,他邀記者 往西貢的別墅。

  那是兩層高、臨海的花崗岩建築,寬敞舒適,光明亮麗,卻沒有傳統中國人的富貴俗艷,完全反映他出身香港望族,然後與英式優雅品味的結合。

  還記得別墅的大廳向西,午後,陽光反射耀眼,拍照取光非常困難。

  幸好,當時同行的攝影記者 ,是前《東周刊》的李悅霖Frankie,他藝高人膽大,善用打光技術,竟可以將強烈背光、反差極大的畫面,處理得溫柔和煦。

  記下那一天、那一刻,鄧君的親子時光,從此成為永恆。

  還記得當時是暑假,他負腳傷,仍帶子女往東京迪士尼樂園遊玩,因為坐輪椅而不用排隊,孩子們不知多高興。

  後來訪問刊出,他很喜歡那批照片,特地向舊公司買下,珍重收藏,大家都很歡喜。

  鄧永鏘以交遊廣闊知名,卻有他的堅持,對看不過的事,仍然會出聲表態。這關頭,他歸咎於生肖:一九五四年屬馬,正義耿直,不怕得罪權貴。

  亦因此,相信他是一個不快樂的人。六十三歲之年,何其短暫。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