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化妝,陰陽愛(上)

  朋友小鵑,是專業化妝師。這一行有特點:不開設公司,不賣廣告,只靠朋友或熟客介紹。

  有一年夏天,生意淡泊,忽然接到行家,另一位化妝師貞貞的急電,介紹她替一位準新娘化妝。

  這正是小鵑的專業範圍,有獨到之秘技,高高興興答應了。

  可是時間有點蹺蹊,預約凌晨二時(即舊曆丑時)。這種情況雖然罕見,但是辦喜事,有些保守人家,為配合吉日吉時,新娘半夜三更出門,也試過。

  再看開工地點,原來在小鵑的住所附近,應是新界一帶的村屋,治安良好,雞犬相聞,並非黃賭毒的九反地,只是入夜難免較幽靜。小鵑衡量過後,仍是決定接下來,並找姨丈駕車接送,兼可壯膽,應保無虞。

  當晚準時赴會,結果來到一個生平最古怪的婚禮:新娘家出乎意料地熱鬧,人來人往,忙這忙那,從踏進屋開始,已發覺周圍不停有人燒東西,香燭明亮,煙霧淒迷,透着一種詭異的神秘氣氛。

  小鵑不及細看,挽着化妝箱,被煙味熏得嗆咳,又幾乎睜不開眼睛,拉着一名家人問:「我是來化妝的,請問新娘在哪裏?」那位阿姑左手持一束香,右手持一疊元寶,正十分忙碌,卻好在言行爽利,答道:「你一路走進去就是了。」

  小鵑如言,一直走往屋內,終於找到新娘房。跟外邊的忙亂相比,房裏頭竟是出奇的幽靜,新娘面容清麗,神色平靜,不似其他新娘般歡喜\緊張\忐忑,淡淡道:「請你簡簡單單,替我上個便妝就可以。」小鵑大感意外,又感可惜,本來她有幾套「包靚」秘技,今次沒機會施展了,唯有聽從指示,僅化了個基本妝。

  完成後,房裏頭有個侍立在旁,一直不出聲的大妗姐,遞給她一封大利是。啊?這份薪酬倒賺得輕鬆,按行規,她補問一句:「稍後,應該幾點來補妝呢?」新娘搖搖頭,仍是淡淡道:「不用了,你快回家吧。」回頭囑另一小妹:「小環替我送鵑姐姐出去,勿停留。」

  那小環答應一聲引路,小鵑千多謝萬多謝,告辭而出……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