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屋共住,關愛代租

  香港,並不是唯一樓價貴的城市。倫敦,難道又便宜了?租金的開支,佔個人平均收入百分之四十五,衣食住行樣樣貴,要留下來,唯有求變通。

  永遠是供求問題:許多人求有屋住,而有屋之人,求的卻是有個伴。

  雙方一拍即合。倫敦的地產市場,最新的中介服務,叫做「HomeShare」(同屋共住),是社會服務「Share and Care」(分享與關愛)的其中一種。

  先前讀者問「尋找父母以外的助力」,當一個人老來,無依無靠,連朋友、鄰居等,也無法親近。

  既然你「走不出去」,換一個方法,是讓人「走進來」。即是使用「同屋的助力」,在倫敦正在流行使用中。

  通常是男跟男、女跟女。像三十五歲的職業司機,剛離婚,為工作又要住市中心,以其入息,在倫敦簡直一房難求。

  可是有獨居的九十歲伯伯,身體健康,遺憾在子女住得遠,長期孤獨無伴,非常樂意與司機同住,寧願平租。

  唯一的條件,是「陪飯」。即是每晚陪他一起吃餐飯,最好自煮,外賣亦無妨,關鍵是個「陪」字。這位司機哥哥不介意,從此一老一少,同屋共住,以關愛代租,連屋主的子女,亦非常贊成和支持。

  另一位香港女子留學生,又是通過網上的「同屋共住」計畫,找到特平租金的筍盤:屋主是八十三歲的婆婆,丈夫患腦退化症,急需人協助家務、陪伴,以及整理花園等等。

  女生跟他們一見投緣,共同喜愛吃薯仔,餐餐吃,日日煮,竟樂此不疲。從此,她平住倫敦市中心,成為屋主的助力。

  當中,必然會衍生其他問題,唯有逐一解決,事無全美,但是首要,先持有開放及嘗試的態度。要是樣樣以自我為中心,挑這嫌那,對任何改變也抗拒,到最後,必然只落得孤立無援,還怨得誰?

  看紫微斗數命盤顯示,人生的十二部分,「子女」對面正是「田宅」,要是無子女,可以靈活運用物業,試問怎會缺助力?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