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百戰身名裂

  不管你多本領,不管你多好打,即使去到「七殺」、「破軍」、「貪狼」(「殺」「破」「狼」)的級數,始終只是一員大將。

  既是大將,一定要聽皇帝的話。

  換作太平盛世,即是打工仔,等於要聽老闆的話。愈高級,愈是需要絕對的忠誠和服從。因為你動用了國家集團的大量資源,亦即是皇帝老闆的資源,又不是你們大將出糧給軍隊。

  換作是前 小兵,你臨陣扭計,或私自溜了,誰跟你計較?

  可是當上大將,竟然跟皇帝扭計,或他「以為」你扭計,下場可以很悲慘。

  像漢朝的李陵、南宋的岳飛、明朝的袁崇煥等,俱是不得善終。許多人為他們不值,奈何,這是打工仔的命運。

  清朝的中興名臣曾國藩,則選擇解甲歸田,換個全身而退。可是就個人層面,以至國家民族的發展,他的做法是否正確?至今仍是具爭議的歷史題目。

  從命理的角度,則是要看「殺」、「破」、「狼」這三種大將,能否再進一步,升級為皇帝老闆?

  宋太祖趙匡胤正是這類型,原是後周先皇提拔的殿前都點檢,掌握兵權,卻在公元九六○年正月初三日,發動陳橋兵變,「被擁護」為皇帝,開展大宋江山。

  他這種奪權方式,圓滑暢順,沒衝突、沒流血,後周恭帝又禪位退讓,權力交接順利得出奇。其後,太祖兩次「杯酒釋兵權」,談笑間,解決了自唐朝中葉以來,藩鎮割據,兵權四散的亂局。

  正是從先天「貪狼」「化祿」,進化成後天「紫微」獨霸的最高規格示範。

  換作「七殺」,雖然「好打得」,但是欠缺政治手腕,似岳飛,「破軍」則擅於打前鋒,可惜易過分損耗,有勇無謀,似李陵。這兩位,遺憾在未能多走一步。

  可惜這一步,似近,實遠。不止本身要具備「貪狼」「化祿」(二○一八年)的條件,還要看時勢配合,其經過,如天路歷程。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