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工作是拜山(上)

  人生的際遇,非常奇特,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事,所以常說「別放棄」。
  像智慧先生說的這個故事:他有一位姓蔡的律師朋友,剛慶祝退休,回顧幾十年的律政生涯,最難忘是初入行時,接手的一宗委託。
  當事人是來自大馬的錢翁,六十多歲,相貌清 ,似仙風道骨,雙眼卻炯炯有神,舉手投足之間,隱隱有種威嚴,令人心生敬畏。
  蔡律師當時很年輕,跟 師傅接待貴客。那錢翁家居吉隆坡,卻委託香港的律師行,替他管理亞洲各地的房地產,專門負責收購、改建、出租等等。幾十年來有樣特色:只買,不賣,如豬籠入水。
  聽師傅說,錢翁原籍福建,戰前被賣豬仔到南洋,在橡膠園做苦工;戰時助英軍抗日,偷運物資,暗助戰俘,建立廣泛的關係網絡,從此風生水起。
  他一賺到錢,即刻買樓。戰時的大馬,十室九空,他又夠膽識,大手筆一整幢樓、一大片橡膠園的買,銀行又樂於支持,積聚漸厚。
  待戰爭結束,劫後昇平,十年間,這批房地產價格飛漲,錢翁身家隨而暴升,開始沾手香港物業。
  他覷準六七暴動,又是趁平大手吸納,本人卻仍住在物價廉宜的大馬,亦有收購周邊地區,像新加坡、菲律賓、印尼等的樓房。
  當年輕的蔡律師,第一次遇見錢翁時,他的亞洲區物業總值,已達一億港元以上,比起現今物價,應超過一百倍以上不止。
  經半生打拼,坐擁這一大片資產,往後,可以享受多久?又可以交誰繼承?
  錢翁無子,只有一女。他指定香港灣仔區一整幢大廈,轉名贈她,並從基金中,每月支取一筆生活費,至她終老,確保生活無憂。
  但不涉及外姓人。即使將來女兒出嫁,錢翁的女婿、外孫等,統統沒分。
  至於其他眾多物業,他委託律師行,代執行特殊任務……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