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工作是拜山(中)

  錢翁的要求,即使以今時今日的標準,仍是古怪之極,主要有三點。

  一、律師行需派人,專程去一趟福建武夷山,往他出生的九曲溪星村鎮,尋找兩位遺產繼承人。

  二、錢翁在當地的親屬已離散,這兩位繼承人非親非故,甚至可以是異姓人。唯一的條件,是必需要有戶籍證明,於錢翁指定的某一年,以及某一個月份所生。

  三、他們將會繼承錢翁,在亞洲所有的房地產,並要確保其女兒,每年得到基金的生活費用。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工作,是要待錢翁死後,每年的春秋、清明、重陽、生日及死忌,一定要往他的墳前拜祭。

  當時,錢翁仍健在,不過早已找風水名家,替他尋龍點穴,選中香港一處極之隱蔽的山谷築墳。

  對於一向接受英式教育,又慣用西方思維的律師行來說,錢翁的委託條件,簡直是匪夷所思。

  可是顧客至上,他的要求既非犯法,亦不違道德,於是出力忠誠照辦。

  在當年行內芸芸才俊中,蔡律師初出茅廬,又年輕力壯,於是負責北上,帶備厚厚的文件,遠赴武夷山九曲溪。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中港邊防鬆懈,內地急風暴雨的政治運動,尚未展開,兩地人民仍可隨意往來。只是難在交通不便,長途跋涉,山路崎嶇顛簸,天氣忽冷忽熱。蔡律師記得最苦的,是自己仍堅持穿三件頭的英式西裝,卒之扺 時病倒。幸好年輕,在鎮上休息兩天已復元。對於當地,他的印象是寧靜古樸,宗教氣氛濃厚,有福建八大寺廟之一的白雲庵,居民俱很善良虔誠。

  當他 手替錢翁找尋繼承人,開始時,還以為會頗棘手。怎料戶籍記錄齊全妥備,負責的官員又十分通融,視尋根訪祖是常態。原來,上兩代的香港人,遠離祖國,親英,輕中,普遍沒有「宗祠」的概念。對傳統華人來說,身歿之後,凡是無子嗣拜祭,必然是找鄉黨氏族代勞,本屬平常之事。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