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到我在慘叫嗎?(上)

  通常,我們未必會聽到。

  既然是「慘叫」,當事人的處境一定很可怕。要是趕得及救援,事件了結,一切可恢復平靜。

  不幸,要是救不到,怨念又強大,這慘叫聲會殘留在空間,縈繞不去,不知等待到幾時,才會遇上收聽到的有緣人?

  當中的因果,我們沒法了解。像今次相遇,是由香港出發的兩師生,遠赴日本的溫泉旅館,當時間、地點 合,才終於接上了。

  可是開始時,大家都不知道。

  試問,誰會在中學畢業後二十多年,仍然會跟老師一起去旅行?像志銘同學:正直,念舊,忠誠,是難得的一個好人,本身又是虔誠的基督徒。

  他和幾位舊同學,仍經常找中文老師持菊先生聚會。老師已退休,古道熱腸,是真正以教育為己任的仁厚長者。

  他們相約今年十一月,一起往日本自駕遊。其中一站,選擇了北陸東側的富山縣,度宿於南礪市的花山旅館。

  這裏以鱒魚壽司及高礦物含量的溫泉水聞名。今年三月才完成翻新工程,裝修光鮮亮麗,處處透 清新爽潔的氣息,令人心情愉快。

  因此旅館長期客滿。雖然他們出發前已預約,及至到來之時,房間編排仍是相當緊張。

  第一晚,唯有兩人同宿,像志銘同學,便是跟持菊先生同住四○二號房。

  他們一點也不介意,晚飯後,眾人促膝長談,至深夜一時多才散去。老師睡 ,志銘同學睡地上的和式榻榻米,原以為經一日長途跋涉,應很快便入睡。

  可是不,志銘翻來覆去,竟未成眠。更出奇的,是在房間之內,竟有種陰森的感覺,像有不幸事件即將發生。

  志銘是出慣門,見慣世面的成年人,當下專注祈禱,待心神漸定,才朦朧睡去……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