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到我在慘叫嗎?(下)

  大約是凌晨三時,志銘同學給吵醒,聽見老師持菊先生,在 上「咿呀,咿呀」大叫,全身卻紋風不動。

  那種口喝的氣勢,剛猛之極,聲如洪鐘,隱隱然,有當年疼罵學生,急於要警醒及糾正他們的關切。

  志銘不禁回想起,往昔老師教學時的種種片段,心中泛暖意,以為他只是發開口夢,且由得他繼續睡,不敢打擾。

  約半小時後,老師起 ,上一會兒洗手間,回來倒頭再睡。

  志銘同學終於有一覺安眠。不久,他們六點半起 梳洗,預備吃早餐去。

  怎料,老師跟他說的第一句話:「我昨晚被鬼壓。」當時他動彈不得,想開口叫志銘同學,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又急,又氣,似是全身麻痹一樣。

  最可怕的,是耳邊有把日本女人的聲音,不停在重複同一句話,忽遠,忽近,淒厲悲慘之極,好像是絕望中呼救。

  是幻聽嗎?是鬼魂嗎?還是妖魔?

  老師不懂日文,聽不懂那女人在說甚麼,唯有破口大罵,心想「邪不能勝正」,乾脆以為人師表的身分,跟對方講大道理。

  也不知過了多久,那把女聲漸遠去,手腳開始恢復活動,他驚魂甫定,急急下 如廁,正是志銘同學三點半看到的一幕。

  先前,要是附近,或隔壁有女聲發出,志銘亦應聽到,他又通曉日文,應該可以明白其含意,說不定還幫得上忙,可惜他完全接收不到。

  不管真假虛實,老師和志銘,經歷過這一晚,一起決定要換房。也等不及吃早餐,向服務台堅決爭取。

  原以為,會遭受諸多留難。怎料服務員二話不說,即時替他倆安排入住「三○二」跟「三○三」,一人一間,順利得出奇。

  當晚,志銘同學獨自睡「三○二」,彷彿聽到有日本女聲叫喚。但太 了,沒理會,瞬間已沉沉睡去。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