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恐襲陰影蔓延時

  很多人嫌香港不夠好。

  可是,我們縱有千般不是,起碼仍未受到恐襲(英、法),以及槍擊案(美)等的威脅。

  又,很多人抱怨:香港太擠逼,街道上不可以直走。

  可是,請你來倫敦,臨近聖誕,牛津街等旺區一帶,照樣是擠滿各地自由行,街道上簡直是針插不下。

  十一月十五日的恐襲,雖說是虛驚一場,但要是親歷其境,你會體驗到,一切繁華熱鬧,竟是那麼脆弱。

  完全不可以用常理去衡量:當你見到滿街人喪跑,像大草原上的小動物,忽然群起逃竄,出於自 本能,你自然會加入喪跑。而不會冷靜觀望,分析形勢,或是截停其中一個跑者問:「究竟發生甚麼事?」

  不。恐懼是極之可怕的負面情緒,並且有高度傳染性,當群眾陷入集體恐慌情緒,形勢完全不可以預料。

  又當你的手機通訊網絡,忽然被截斷,任何消息也收放不到時,那種煩躁、不安、驚疑,亦不好受。並且引發不信任。其後,警方公布是由於地鐵站有人吵架,誤傳發出槍聲,進一步誤傳為恐襲,竟發展成全區癱瘓。看報道,初步事發時,是下午四時三十七分,朋友從地鐵站走出地面,剛好是五時許,正值恐襲驚魂的高峰期。

  下午五時四十七分,警方解除所有警報,街道上恢復熱鬧,但各大主要店鋪,統統關門,試問經濟損失有多大?

  受影響的「邦街」(「Bond Street」)、「牛津廣場」(「Oxford Circus」),等如是香港的油尖旺,在恐襲陰影的籠罩下,人群開始流向周邊其他地區。當晚正是英國人稱的「黑色星期五」,開始落力聖誕消費,相約購物晚餐開派對。雖然無端受一場虛驚,但群眾不會就此乖乖回家睡覺,玩心不滅,於是四散夜蒲。

像朋友住在肯盛頓公園鄰近的「卑斯華特」(「Bayswater」)區,類似香港的天后。當晚,酒店內的所有食肆,全 爆滿,熱鬧情況前所未見,可說是得益於恐襲。

  虛驚卻是第一次,往後,恐怕會逐漸成為新常態。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