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彈點:大病、破產、坐監

  一人始終會有一次:命弱、運弱、氣弱,不幸再加上流年弱,匯聚成人生最低點。
  通常,會出現三種情況:大病、破產,或坐監。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會揀哪一樣?
  問身邊的聰明朋友、智慧先生等,不約而同,俱是最畏懼第一種:病。
  先別說各種奇難雜症,只是平時的傷風、感冒、咳嗽等,已經夠折磨人。
正是人生最常見的苦難。間中卻聽聞:某某自大病重傷昏迷之後,忽然得神通,從此有特異功能之類。
或是省悟: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有人因此離婚,之前,渾渾噩噩,大病痊瘉後,從鬼門關繞一圈回來,驚覺不可以再浪費時間,於是不顧一切,跟老伴分手,重得自由,或跟暗中交往多年的知己,一起走到陽光底下。
  破產呢?亦常有。源自超支、欠債、理財不善等,逐漸累積,成為沉重的包袱,終至徹底崩潰。
過程中,你看 眾人逐漸變臉、疏遠,甚至輕慢侮辱。好得很,正如日前所言,當作是排毒去污,減省無謂應酬,固本培元,重整旗鼓,捲土重來也未可知。
  香港不少名人,俱歷此劫,卻非個個可以反彈,有些從此消失避世,清茶淡飯度餘生,也是一種清福。
反而大家不甚介意坐監。只要沒判處死刑,又是置身文明社會,監獄的情況不會太差。
像香港,有些議員亦曾經服刑,亦無礙選情。去到像南非的曼德拉、台灣的陳水扁等,俱曾坐監,後來更成為政治本錢。
  要是喜歡執筆,像英國暢銷書作家政客運動明星的謝勒菲雅切爾 (《該隱與亞伯》),坐過監,乘機向各路英雄收料,轉化為題材,寫成《獄中日記》,已出到第三集了。
可見,當遇上人生最低點,只要不放棄,可以有機會變成反彈點。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