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沒成為美少年

  色相的威力,不止限於女子。

  男子長得漂亮,亦很佔便宜。

  尤其是傳媒發達的時代,影像優先。

最顯著的例子,是美國上世紀六十年代初選總統,資深能幹的政客尼克遜,敗給初崛起的陽光青年甘迺迪,完全是因為電視直播的威力。

  當然,最經典的例子,是落難希臘王子,「嫁」給英國伊利沙伯公主,後來她繼位,駙馬升格為皇夫,封愛丁堡公爵。

  要不是他高大英俊,公主豈會為他傾心?

  平民百姓家,何嘗不一樣?大家不會明說出來,卻是社會的潛規則。

  聰明朋友也提過,曾經有位讀書不成,品性純厚的好青年,升學無望,學修理電梯。

有次往名牌店開工,竟被即場高薪挖角,甚至升他做經理,成為「鎮店之寶」,只因為他實在太靚仔。

  但要是長得不好,卻又如何?

  在這方面,男比女幸運1。同樣地,在十一、二歲已見端倪:一班男孩子當中,一定有一位最乾淨漂亮,亦最受女生歡迎。

  由於男孩子的心智較遲熟,大部分渾沌未開,對色相的威力不了解,亦因此沒同年齡女生的煩惱。

  生成美少年固然好,卻是憨憨的不懂運用,很多時候還嫌女孩子煩。

  至於生得醜,通常有自知之明,日常掛住踢波,或專心功課,或四出玩耍,很少為樣貌而自慚。

  因為男性的世界,比女性更寬闊及多樣化,出路多選擇,社會對他們的要求較實際。

  他們同樣會為暗瘡、髮型、衣 打扮等煩惱,卻未至於煩愁到不吃飯。

亦因此,王子病的嚴重程度,不及公主病,萬一他們不吃飯,多數因為忙於打機,父母可以少一樣擔心。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