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來,我上去,不相逢

  有些人不信鬼,因為從未見過。有些人信到十足十,因為親眼見過,造成極大震撼,動搖其一切基本信念。

  但究竟在甚麼情況下遇上?甚麼情況不會遇到?至今,仍未有定律。

  像朋友米高,在一個大好晴天,風和日麗的中午,竟然給他撞見了,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為此飽受驚嚇困擾許久。

  當時,他住在元朗。那一天,要越過行人天橋,走去朗屏 ,沿途陽光普照。正要上天橋,很自然地抬頭一望,有位老太剛走下來,穿 類似民初的裙褂,通體褐黑色,上下滿是繡花,通常在傳統的喜慶節日才穿上。

  奇在這一套有點舊,晦晦暗暗,甚至有點襤褸。米高心中琢磨:為甚麼要穿裙褂?都是為辦喜事,既然有心慶賀,應該租件光鮮的,何必弄成這副寒酸相?想到這裏,不禁有點替老太難過。剛巧又在大太陽底下,裙褂看上去更殘舊,似是已存放數十年的過時故衣。

  看老太的相貌,頗慈祥,應該有七十多歲年紀了,卻木 一張臉,毫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在元朗,這也常見,許多保守的村婦俱是這模樣。

  當米高愈往上走,老太愈下來,兩人愈接近。他一向是友善的年輕人,原本預備跟老太走到同一級,擦肩而過時,跟她點點頭,打個招呼,亦別無他意,只想在一個大好天,向人表示友善而已。他心中數 梯級,預期跟老太最接近時,一抬頭,老太竟然不見了,四周空蕩蕩,哪有一個人影?

  米高大驚,剛才明明看得真切,自己不可能眼花,莫非是老太身手敏捷,一個轉身,回頭跑上天橋?應該不像。為求看個清楚,米高三步兼兩步,跑完那道樓梯,很快到天橋頂。從高處下望,左右空曠開闊,並無一個行人……

  正困擾間,天橋底傳來尖銳響亮的喇叭及嗩吶樂聲,原來是一隊出殯的行列,成員披麻戴孝,高舉一大個「奠」字牌,走在最前邊的孝子,捧 大相,照片中人,正是剛才他上天橋時遇見的老太太。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