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爭屋,互有勝負(下)

  平靜的生活約維持了半年,那種熟悉的恐怖感,又回來了,今次是發臭。

  一種像腐肉般的臭味,在身邊湧現:酸酸,霉霉,爛爛,異常不潔,中人欲嘔,比見鬼更可怕。

  開始時,先在走廊散布,逐漸,隨家人入屋,縈繞不去。他們每日噴大量驅臭劑、空氣清新劑等,全不管用,甚至連一家人晚飯,亦食不下嚥。

  去到這地步,還怎住下去?即使滿屋是法師留下的符籙,也鬥不過,朋友決定賣樓,不再堅持,寧願認輸離場。

  可是誰肯買?單位不算特別標青,上到來看樓,即使大開窗戶,餘臭仍揮之不去。

  奇在只有一對夫婦,竟然對單位情有獨鍾,一上來已很喜歡,對困擾許多人的惡臭,更似是完全不覺。

  朋友一家只求甩手,也不妄想圖利,結果以平價賣出。後來問買家的職業,原來兩夫婦俱在蓬瀛仙館任殯儀,經常接觸死葬,可見各有各的因緣。

  臨搬走的那一天,陽光猛烈,朋友跑上跑下,忙個不了,留守到最後的,是母親與小女兒。

  一老一小帶齊剩餘物品,作終極撤退時,不知何故,竟然打不開大門。明明沒上鎖,一早多人進進出出也沒事,怎會忽然栓實?

  即時對號入座,認定是那隻討厭鬼搞事。今次連小女孩也激怒了,破口大罵,將平時被欺負的積怨,一次過大迸發。

  說也奇怪,罵過之後,大門竟恢復正常,一打即開,兩婆孫當下更無留戀,匆匆離去。

  事件還有條小尾巴。搬走後不久,某天朋友回舊居取信,鄰居陸師奶向她打聽:「喂,你可知道我們這一層樓鬧鬼?」

  朋友佯作不知,陸師奶說得繪聲繪影:「某座客廳的六盞燈泡,忽然一起爆裂,另一座的穿衣鏡,常見到鬼影,還有一個單位的廁所水,日夜像燙滾般亂響,你說還怎住得人?」朋友哪敢答腔,敷衍幾句後離去,從此永不回頭。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