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白白故人來

  不是「開簾風動竹」,更不是「疑似」故人來。

  而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看見故人迎面向你走過來。怎料一低頭,再望,已不見蹤影。像這類故事,我們間中聽聞,多數發生在醫院、墳場,或殯殮等場所。

  老實朋友卻是於年初三,下午二時二十分,在銅鑼灣伊利莎伯大廈外,光天化日之下,目擊事件發生。

  畢竟是過年,加上天色昏暗,春寒料峭,街上行人絕 。

  朋友一早起來拜年,忙個不了,這時候泊好車,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悠悠抽起一口煙,預備完事後才上樓。

  正在吞雲吐霧,忽見遠遠十公尺外,一位舊同事的丈夫,正輕輕鬆鬆的走過來。他已六十多歲,過年也像平時打扮:恤衫,牛仔褲,背囊,留 一臉絡腮鬍子……

  朋友稍覺奇怪:他們夫婦一向有影皆雙,罕見落單,今次怎麼只得先生一人?作為妻子的舊同事,哪裏去了?又省起,他們俱不喜歡別人抽煙,連忙低首踩熄煙頭,免惹他倆討厭。剛抬頭,預備歡歡喜喜拜年,不料眼前空蕩蕩,哪有對方的影子?

  朋友的即時第一個反應:「難道我眼花?」連忙走上前去,四處張望:街道上沒有人,另一邊是商場,走進去是十多公尺的筆直通道,一眼看盡,全是冷清清,靜悄悄,連半個人影也沒有。

  剎那間,朋友似是被天地遺忘,有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不止是因為周邊無人,更可怕的是,此情此景,跟他有生以來的理性認知與思維,竟完全違反。

  朋友連忙用手機找對方:「喂,別玩啦,究竟咁快躲往哪裏?」對方卻與太太一起,正坐過海隧道巴士,往九龍方向那邊走。

  翌日,朋友找筆者,一邊走,一邊用手機,急不及待說這件奇事。

  怎料剛講完,忽然驚訝大叫,原來正見到對方兩夫婦,一起向他走來。朋友趕快收 ,跟他們落力拜年,今次實實在在,對方沒消失了,恭喜發財。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