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去,下不來

  我們所有卑微眾生,俱要與時間同行。
  誰也不能抗逆時間。當冬天到來,候鳥不可以南飛嗎?
  當人民憤怒了,皇帝唯有走下寶座。
  又當大戲做完了,台下的觀眾已散去,你還留在台上,拒絕卸妝,仍獨自咿咿呀呀的唱做,卻是為何?
  時間,不會為任何人留下。為生存,我們唯有追上去,緊貼其步伐。
  很巧合,最近逝世的邵氏女星李菁,最後一部演出的作品,片名正是《追》(一九七八年)。
  追甚麼呢?可能潛意識裏,她亦感受到時間的壓力,光陰飛逝的愴惶。
  林奕華在其他刊物,曾詳細羅列李菁的資料,卻沒有機會看過。
  這部戲的特別之處,是她不止任女主角,還是「出品人」,換句話說,身分像邵逸夫,一把抓,當話事人。
  即是做老闆,票房卻極慘淡。當時,她找來兩個最紅的男星合演,一是鄧光榮,一是梁嘉倫(一九七六《跳灰》)。疑似警匪片,故事描述三位主角,自小像「七小福」般學藝,練就一身武功,成長後各自發展。
  還記得,在灣仔京都戲院買票欣賞,情節多動作,李菁卻沒參予,只是依賴兩位男主角保護,在拳來腳往中,作那穿花蝴蝶,宛轉嬌啼,分明是第一代公主病。
  當時觀眾稀少,有位大叔忍不住,看她不停地閃,衣袂飄飄,高聲罵:「小,又話打得 !」非常之厭惡及嫌棄。其他人沒出聲,其實大家心知肚明:時代不同了,李菁嚴重脫節。
  去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大家對女明星的要求,已很不同。她們一是喪打,一是搞笑,或歌舞連場,不然,行型格、行性感等,百花齊放,都可以。
  卻不容許你停留。縱使昨日多麼美好,亦不能回頭。更何況,李菁不止想維持「公主」的尊貴身分,下一步,她甚至想做「女王」。
  本來,人望高處,無可厚非,你想做「女神」也可以,無奈,不能夠靠你一廂情願,應留意與時間同行。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