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呀仔,求你讓我走

  朋友黃氏,兄弟二人,侍母至孝。黃母年老患病,入院臥 ,屢醫不效,曾經昏迷三個月。期間,醒過來三次,每次都有出奇表現。

  第一次昏迷過去,黃兄呼天搶地,悲痛不止:「媽呀,媽呀,我不捨得你呀,唔好死呀,你死 我點算……」可能孝感動天,隔兩日,黃母忽然醒轉,只說了一句:「仔呀仔,原本我應走了,聽到你喊得咁慘,點放得低?行番轉頭,又活過來……」語畢,昏迷過去。

  隔了一個月,模模糊糊醒來,黃氏兄弟大喜,忙不迭問母親,先前說回陽之語。黃母卻道:「竟有這樣的事?不記得啊!」不久,繼續昏迷。

  卒之一個月後醒來,今次精神結實許多,跟兩個兒子有說有笑,似有康復 象。卻有不明痛症,醫生也驗不出原因,唯有給她打止痛針。

  打針也痛,就這樣針來針去,痛得死去活來。終於有一日,黃母情緒爆發:「醫生,我再也受不了,與其受這樣的長期折磨,不如你一針打死我算了。」

  醫生當然不可以這樣做,黃氏兄弟也不允許母親這樣做。

  其妻黃嫂,倒省起家姑第一次醒來,曾經說過:「看見是奶奶來了,要帶我走。」

  當時只覺奇怪。原來黃母的奶奶,早已身故,她老人家走時,黃氏兄弟之父,才只十多歲。因此待黃母嫁過來,入門之時,根本沒機會見過奶奶,亦沒可能認識。

  除非,是看過舊照,留下印象,或遇上一位「疑似奶奶」的人物,才肯跟她走。

  無論如何,由於經不起長子的呼喚,黃母又重返人間,這一來一回,耐人尋味。要是沒有至親的哭喊,死者憑個人的意志,能否回轉

  回轉之後,又是否等於是好事?像黃母般,一具早應死去的肉身,硬留下來繼續運作,難免七勞八損,於是處處發痛,寧願向醫生求死。

  難怪佛家常倡議:親友臨終之時,切記忍耐沉靜,勿任由情緒崩潰放縱,徒令死者走時不捨,致令心智昏亂,影響投生輪迴之意向。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