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狂之死:不應該是我

  舊同事獨角豚,有朋友阿雄,是運動迷,平時喜歡跑山游水單車,再單車游水跑山,然後上班去。
  沉迷運動到這地步,通常有兩大特徵:第一,體能消耗太過,很容易就猝死。
  第二,由於身體強壯,心肺健康,即使死去,也不易安息,精神力量一定仍相當活躍。
  換句話說,好聽些,是「英靈不滅」;難聽些,是「死不眼閉」。
  不幸,阿雄終於出事。在一次跑山游泳練習中,意外遇溺,經飛行服務隊拯救,趕送往港島東區醫院,急救不治,終年才四十多歲。
  出事地點,在新界東北印洲塘一帶的「紅石門」,該處是熱門旅遊地點,卻間中有行山人士失蹤,或意外身亡的新聞,並不是表面般平靜。
  阿雄已離婚,與前妻雖住同一幢大廈,平時各有各忙,已有很多年沒見面,正是「有緣無份」。
  在出事前一星期,兩人在中環停車場外巧遇。他們沒想過會碰頭,也有寒暄幾句,只此而已,正是「無緣見面不相逢」。
  前妻曾為此事心中嘀咕。不料那一次,原來是見他的最後一面,從此死別。
  阿雄去世後,頭七日內,住宅門前點白蠟燭。按習俗,為招魂,讓死者認路回來,將前塵細認,然後好上路投生。
  前妻雖已跟他離婚,可是遭逢生死大劫,也不計較了,依然在門前點燭,另煮了幾味他生前喜歡的小菜拜祭。
  第三晚,她夢見阿雄走進屋裏,出於本能反應,第一句就問:「你點樣入來 ?」
  阿雄道:「我從上邊行落來,上邊冇嘢食,我肚餓。」
  前妻為之惻然:「我這裏有,你落來食嘢吧,廚房仍有,你飽唔飽?」
  牛高馬大的阿雄,像小孩般搓搓肚子,笑道:「吃飽了。」
  前妻醒來,疑幻疑真,惆悵人依舊。不料阿雄的弟弟,亦有夢見哥哥。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