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同去,一大群返(下)

  換作是你,應怎辦?

  半夜醒來, 邊圍 一大排白影,同房的女友,在另一張 熟睡,呼叫不應。

  應該勇敢站起來,大吵大鬧,驅逐群靈?或乾脆一個箭步,衝出房門,逃往酒店大堂求救?

  正在胡思亂想,眼前出現更詭異的景象:一個渾身閃亮的人體,穿大門而入,像是用名牌水晶飾物,砌出來的一個水晶人。

  最出奇,是他頭上戴 一頂黑色的卜帽,似清朝,非清朝,似民初,非民初,整件事古怪到不得了。

  「千萬別走過來啊!」雙雙心中驚駭莫名,還來不及反應,那水晶人竟走向浴室,再沒有出來。

  去到這地步,雙雙不用再考慮,堅定不移地,選擇大被蒙頭,拼命自我催眠:「快 ,快 ……」

  並唸佛號、唸《心經》,腦海中翻箱倒籠,將任何佛教的經咒,一股腦袋兒傾瀉而出。

  百忙中,眼角仍瞄到 頭鐘,竟已是凌晨三點幾,飽受折騰,終於倦極睡去。

  醒來,十時多,趕忙收拾離去。匆匆忙忙返回香港,開始發燒、暈眩、皮膚出紅疹,還間歇閃現水晶人走近的恐怖幻象。

  原來雙雙沒有宗教信仰。像大部分華人,本性善良,間中拜神、唸佛,偶然會吃一頓齋,只此而已。

  忽然飛來橫禍,應向誰求助?她在中環上班,午膳經過文武廟,入內姑且一拜。廟祝聽完她的經歷,應否幫忙?慣例是當 文武二帝擲聖杯。怎料連擲七次,統統都是「不允」,連廟祝也無奈噤聲。

  她心裏更慌張,唯有去紙料店「查日腳」,說她招惹了水鬼。

  雙雙不解,整個行程裏頭,她沒出海,沒下泳池,怎會遇上水鬼?可是工仍是要返,整個星期混混噩噩,錯漏百出,完全追不回放假前水平,愧疚難堪,遂有辭職之念……文: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