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配,禁色情難配

  又是小時候看,真的不覺得有問題。像善良朋友,成長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應是六七暴動之後,跟家人搬往一幢新型大廈,住頂樓連天台。

  住下不久,隔鄰單位,搬來一黑一白,兩位外籍年輕男子。

  他們很友善,說英文,卻罕有地住進華人社區。大家都很好奇,又興奮。

  朋友有一姊一弟,約莫是八、九歲年紀,有表姐替他們上門補習。

  她略懂英語,過去跟這對黑白男了解:原來他們來自新加坡,白男是英國裔,黑男是印度裔,又給她看很多相簿,談天說地,朋友不知多羨慕,立志長大後,也要學好英語。

  另一位表姐,負責教中文,聞言即表示關注:「嘖嘖嘖,阿乜表姐走入兩個男人屋企,咁做法,有點危險喎!」

  可是對小朋友來說,多了這兩位鄰居,不知多歡喜。爸爸上班後,媽媽忙於做家務,孩子們就過去玩,大家完全沒猜忌,沒戒心,沒審判。

  鄰居是新天地,朋友仍記得,黑白哥哥的家,明朗開闊,比起他們單位的擠逼髒亂,是強烈對比。最特別是他們的客廳中間,放了一張白色沙發,拉開底下,竟然伸展成一張大牀,當時只覺得很神奇。

  兩位哥哥除了請吃東西,可以跟孩子一起做的,是玩啤牌遊戲「潛烏龜」。逐漸,小孩子看到,兩位哥哥有分別。早上,白哥哥趕上班,黑哥哥則晏起 ,做家務,又上天台曬晾衣物。

  又過了些時,間中,會聽見他們吵架。有一天下午,朋友在家裏發悶,於是像往常一樣,過鄰居按門鈴,打算找黑哥哥玩「潛烏龜」。

  不料一打開門,只見他在悲傷啜泣,小孩子怔住了,知道不應打搞,心中很想安慰他,卻不知道應該怎開口。

  再過一段時間,他們忽然搬走了。朋友還感失望,怎麼大家曾經玩得這樣開心,連道別也沒一句?很捨不得。卻記得他們的好。童年時,善待他們一家的人不多,每記起這兩位黑白哥哥,孩子們心中總感到溫暖,直到幾十年後,竟也沒忘記。文:康子


hd